伪物语

韩叶only

【韩叶】先婚后爱(10)

性冷淡ABO

(1)  (9) 

——————————

在医院门口的时候叶修就交代了回去要谈点事,韩文清回去后就一边做些杂事一边等他。

每个吃完火锅的人注定是无法隐藏的,他们就像一包行走的底料。叶修一进门就把外套挂起来,又揪着里面的衣服闻了半天,这大晚上的,火锅味可能比高浓度的Omega信息素都更拉仇恨。

韩文清倚在沙发上抬头看他,不知道怎么的叶修脑子里浮现出一句“您是要先吃饭还是先吃我”,神经病似的笑了几秒才恢复正形。他把和苏沐橙的话讲给韩文清听,然后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天花板。

这个问题好难啊!

这二位都不是黏糊糊的类型,他们甚至无法想象自己真正坠入爱河时的表现。

“别人都是什么样的?”韩文清觉得模仿比较稳妥。然而大部分恋爱人士的秀恩爱行为在旁人看来是很恶心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可落在群众眼里就是两个东施真情实感地商业互吹。

叶修想起叶秋刚刚的样子,满心的幸福溢于言表,在外人看来又不太腻歪,恰到好处。但是这种状态实在可遇不可求,真情侣都把持不好,他们假的更难说。

上大学的时候兄弟俩就分开了,所以说起来韩文清今天是第一次见叶秋,虽然只是远远地扫了一眼,他还是脱口而出“很像”。叶修嗤之以鼻,不像的那是抱错了。

“我也要经常给你打电话么?可那不是叫查岗吗?”叶修疑惑道,他见过中年人抱怨婚姻危机时都会重点控诉这一项,说是他们的感情完全失去了信任。

就算是打电话,又能说什么?韩文清向来不擅长寒暄,上学的时候给家里打电话也是完任务似的关怀三连,家里有事吗?你们身体还好吗?找我有事吗?总共不到五分钟,隔壁的老兄能一个人说天气说半个小时。后来连他妈都看不下去了,说知道你活着就行了,不想打电话别打了。他也不是冷血,只是不适合外放型的情绪表达,比起嘘寒问暖宁愿去洗脚。

嗯……叶修想得一个头两个大,嘟囔着:“要不我把你照片设成手机屏保?”

韩文清露出嫌恶的表情:“要我把你照片设成电脑桌面吗?”

叶修连连摆手,冤冤相报何时了啊!说着说着他又想起一茬:“我跟我弟说了咱俩的事儿了,回头他估计要跟我爸妈说,”看韩文清点点头,他又问,“你放假回去提了没?”

“忘了。”韩文清坦然道。您可够不上心的,不过叶修自己也是半斤八两了,他原来还想过领证前一天再给老妈发短信来着。

“我弟让我好好对你这哥夫,胳膊肘往外拐的家伙。”

“哥夫?那是什么东西?”韩文清冷静地问。

“你啊,不然你想当嫂子?”那人的脸上写着“我不介意”。

“……一听就是你开的头。”目测他们两个的空想毫无前途,韩文清捞起手边的杂志翻看起来。

“你又不知道我弟是什么人怎么就敢说这么绝对啊。”叶修抗议道。

“我不知道你弟,可我知道你。”他淡淡地回。

叶修不服气地“切”了一声:“有那么了解我倒是来好好秀恩爱啊。”

随手翻到了杂志上的彩页,韩文清看到上面五彩斑斓的内容陷入了沉思。

 

除了平日坐门诊外,叶修手下还带了几个实习生,有时候他在一旁给人拔牙旁边站好几个观摩的,有多心的病人还以为自己得了什么绝症。这批学生都挺勤奋好学,或者说懒惰的人在医学里根本混不下去。

乔一帆这孩子底子不错,只是为人太小心谨慎,饶是实习生都有些放不开手脚,他还是太收着了,叶修时常鼓励他要大胆说出自己的想法。

刚才让他去拿了瓶药,回来后却也没急着走,站在一边似乎在努力寻找合适的发言措辞。叶修已经习惯不催他了,悠悠地整理病例。

“老师,”他终于下定了决心,“您最近是恋爱了吗……?”

叶修唰一下抬起头,双眼都在发光:“你看出来了?”所以其实他还是有点样子的?

乔一帆被吓到了:“不,是听方师兄说的。”然后叶老师的眼神就变得有些哀怨,乔一帆觉得自己可能是做错了什么。

“是啊我恋爱了,你也想谈恋爱吗?可惜我不认识跟你年纪差不多的小姑娘,要不就帮你撮合一下。”

“不不不不是那个意思,”乔一帆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我是想说,既然这样,那您以后可以少盯着我们一会儿,不是我想偷懒,我觉得您可以稍微给自己多留一点私人空间。”有些实习生刻苦到下班时间过了也不想走,叶修就在一旁跟着,保证他们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及时得到解决。

“呵呵,没关系的,他比我还要工作狂。”这么说着,叶修想起来吴宁总是最期待下班的那个,他也要这样吗?可是为了装样子不好好工作有点良心不安啊。

今天中午大家还是齐聚会议室,方锐带了据说是老家腌的咸菜,特别鲜,众人赞不绝口,他叉着腰说这是最后的存货了,等过年回来人手分他们一罐。每人面前摆了一个塑料饭盒,叶修姗姗来迟却拎了个铁的,魏琛一眼就看见了,随口说你个懒人还会带便当了,不会是小韩做的吧,叶修微笑着表示你很上道,会议室里顿时弥漫起一股传说中的酸臭味。

“原来真的不能以貌取人。”陈果略显呆滞地说,她本来觉得这两个人非要有一个会做便当的话也该是叶修啊,吴宁则是口中念念有词地记下了这个知识点。

别看叶修表面上在笑,心里也在打鼓。他是起床后在餐桌上发现的,根本不知道那家伙什么时候想又什么时候这么做的。看来这事的麻烦程度对他来说属于无关痛痒的那种,然而效果拔群。

方锐扑过来表示要欣赏韩总的爱心便当,打开后发现只是简单的米饭和菜,他失望地表示怎么没有番茄酱画的爱心,叶修不想说在打开之前他也是这么以为的。他特意让苏沐橙看了看,对方表示嗯嗯非常好,祝你们幸福。

古人有云,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两天后,张新杰在韩文清的办公桌上发现了一个卡通小老虎造型的笔筒,当时就像是有一小块鱼刺卡在了嗓子眼,好不容易咽下去后,他问:“叶修给的?”

韩文清瞄了一眼笔筒:“嗯,他要秀恩爱。”

不,别人只会觉得韩总你品味清奇。但是张新杰已经决定了不要插手这事,只是控制不住地又多看了几眼笔筒。出门的时候与设计师张佳乐擦肩而过,他一看见那个笔筒连来意都忘了,表示这个花色,这个造型,非常适合学龄前儿童使用,老韩你开心就好。

叶修一定很开心,张新杰想。

苏沐橙没再对叶修的状态多说什么,这让他心里总悬着一块,如果能捞起来是最好,真掉下去似乎也不会怎么样。对他来说,与其和一整个人谈诗词歌赋,还不如和一排牙讲人生理想。

今天是周五,墙上的表指向了下午五点五十,看排号还有一个人,即使没人在家等着,下班依旧是令人愉快的事。

叶修叫了下一个,刚摆出亲切态度准备问病人哪里不舒服,一看见裤腿长什么样他就把所有表情都收回来了——

来者是韩文清。

“……你有病吧。”沉默良久,叶修无语道。

“没病来医院干嘛?”一旁的方锐接过话茬。

“这不是牙有病,是脑子有病啊。”叶修实在想戳戳对方脑袋,到底是太实心了还是空到装满水。通常而言,如果和医生是熟人的话,大部分人都会选择跳过挂号排队,小小地插个队,除非前面是急到要命的急诊,一般没人计较这个。韩文清不,他每次来找叶修都老老实实地挂号老老实实地排队,虽然这算是给叶修上供了,但搞得仿佛是叶大夫公事公办不近人情。如果说以前是他不想欠同学太多人情也就算了,现在都是一家的了,左口袋出右口袋进的事儿,结果就是白折腾。

虽然腹诽一堆,这都收了诊疗费了更得好好干活,叶修站起身:“老样子?”

“嗯。”韩文清跟着他出去。

无论站起来是多威武多凶猛的人,一旦躺在牙椅上还张开嘴那就只剩好玩了。行医这些年,见了不少奇形怪状的牙,叶修都能淡定地在里面扒拉检查。韩文清的牙还是很整齐的,看得出来平常有好好保护,话说回来,他不爱护牙也不能往医院跑这么勤。

查了一轮,叶修点着的他犬齿说:“牙龈有点肿,又上火了?”

韩文清应了一声,他这老毛病了,一般和工作强度成正比。

叶修把器械收起来,调高牙椅让他坐直,摘下口罩:“上次开的药还有吧?接着吃。人家都是久病成医自己就张罗着找药了,你是不是掉根头发也要来医院看看。”他半开玩笑地说着,毕竟就算他是医生,没必要也不想进医院。

“保险。”韩文清整整衣服,招呼他一起回去。

方锐看到这俩人从治疗室出来的背影,自言自语道:“医生建议每半年做一次检查,这位一两个月就来一次,以前怎么就没觉得不对劲呢……”

在更衣室遇见苏沐橙,叶修继续招呼她一起走,这次妹子没再推辞,坐在车的后排,叶修在副驾驶。

司机和乘客之一还是不太熟,基本就靠叶修东扯一句西拉一句在中间当桥梁,然而说了一会儿后桥也悄无声息地塌了。苏沐橙一看后视镜,叶大夫歪着脑袋睡着了。

“太累了。”她笑笑。

路口的红灯还有十几秒变绿,韩文清想了一秒,扭过头对苏沐橙说:“我先把他送回去再送你可以吗,耽误不了几分钟。”

“啊没关系的,我家不远,我跟他一起下车就好了。”

“这就算了,没让你自己回去的道理。”此时正好信号灯变色,苏沐橙见状也不再坚持。

一路行驶得很平稳,到自家楼下后韩文清推了推叶修,他迷迷糊糊地醒来环视四周,又看到苏沐橙还在后座,问:“这到底是谁家?”

“我家,你上去躺床上睡。”韩文清赶他。

叶修打个哈欠,边嘀咕着“上去还睡得着就有鬼了”边开车门,对苏沐橙摆摆手,拖着脚步往楼上走。

进门以后叶修躺在床上摊成大字型,困意全无,使劲儿瞪天花板。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亮了,他拿过来一看是苏沐橙发的消息:

“老韩是个好人,要珍惜啊。”

怎么没头没脑地来这么一句,这算捞起来了么?他想了半天该用什么语气,最后回道:“知道啦。”

tbc

flag们已插好,开始准备回收

评论(19)

热度(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