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物语

韩叶only

【韩叶】从前有座山(1)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

“——庙里有个老和尚,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

“错!是庙里有条龙,龙教小毛孩不要乱接话。”

“无聊。”



“我回来了。”

叶修溜溜达达地踏入卧室,一身宽大衣袍不露手脚,乍一看简直像飘过来的。

咻——

啪!

“带了个西瓜,听声音一定特甜。”他开心地拍拍怀里的瓜。

“……”一头撞扁在西瓜上的韩文清不想说话

衣摆下钻出一条碧绿的龙尾卷起这块虎饼,叶修把已经裂纹的瓜搁在小木桌上,甩甩手腕:足有十斤,真沉。待坐到床榻边沿,慢条斯理地从怀里掏出记账本和笔。

 “七月十六,失败加一,总计失败三百四十二次,新纪录哈。”他一笔一划及其认真地写下来,转头笑眯眯地看向自sha式袭击的小朋友。

韩文清人被尾巴卷着离地三尺高,头顶两只圆耳朵扑闪来扑闪去,面色懊恼却无不忿。技不如人,被拿住没什么可说的;千年老妖怪恶趣味,跟他较真才是真输掉底裤。

“咦,怎么不穿鞋?”叶修纳闷,只见空中晃着一对黑乎乎的脚丫子,韩文清修为不够不能避尘,换成叶修,光身子跳泥坑出来都比他冲完水干净,“刚给你买的新鞋。”

“谁会穿啊。”韩文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东西倒也叫鞋,可与叶修脚上的靴子不同,特意做成了虎爪样子,肉垫都细细点缀出来,观赏性质远大于实用。韩文清早过了吃奶的年纪,才不穿那讨好监护人的东西。

“明明就很可爱。”叶修叹气,这孩子已经不能任他搓圆捏扁,当真用强的给他套上去,以如今的刚烈作派只怕下一秒就要与他断绝关系——嗨,哪儿来的什么关系,他俩说兄弟不是兄弟,说师徒不是师徒,更谈不上父子,说是叶修给自己养了小宠物还差不多。

一般人不敢养老虎,是龙的话就没问题了。

叶修把账本塞回怀里,尾巴一松放了韩文清。后者早有准备,手脚配合在半空中展现了猫科动物的轻盈,脚底稳稳地落在地面,距上次摔个结实的屁股墩儿已经是很久之前了。

“来,吃瓜。”顺着裂纹轻轻一掰便能把西瓜分成一大一小的两半,韩文清适时递来刀子,叶修将小半细分成月牙型的几块。

“书都看了吗。?”叶修把刀递给韩文清。

“看了。”韩文清看看手又看看刀,扔了刀直接徒手从大半上劈下一块几乎赶上脸大的瓜。

叶修不急着吃瓜:“考考你,六界怎么分的。”

韩文清张口道:“神魔人仙妖鬼六界,神超然于其他万物,魔是神的对立面,人是六界基础,仙由人修炼而得,妖乃非人之物修炼而得,鬼界是万物轮回的终点和起点。”

“不错,”叶修点头,“吃吧。”说罢他捧起小块一口一口吃得优雅,韩文清则稀里呼噜啃了起来。

客观来说,老妖怪只是特定感情情境下的无心之言,实际上龙不属妖道反应归于神道。龙么,天生的灵力就能甩一大半修道者好几条街,举手投足自带那么一股子仙气。部分龙会担当神的坐骑,也有能者直接位列神班受人敬仰。六界之间并没有森严的壁垒,妖魔可以修仙,人向上是修仙,向下则成魔,全凭一念之间。

鲜少听叶修主动提起自己的事,从些只言片语中韩文清得知他自小在神道长大,嫌自己与那里格格不入,未及成年便下界游历,从此再没回去过。具体经历了什么也不晓得,如今天下六道,没有一道找不着他叶某人的朋友与仇家,走到哪里都能迎接鲜花与鸡蛋齐飞,追捧共诅咒一色。

不意外,自己和叶修这几年的生活就是一个小小的折射,这人的确有本事叫人又爱又恨。

这条了不起的龙放着他人艳羡的好基础不要 ,生生把自己活成半个妖,在一千岁的时候又捡了只小虎妖作伴。

妖分两种,一种是草木、动物、器物吸收天地灵气而化,一种是妖和妖繁衍产下的后代。韩文清属后者,不知为何刚出生就与父母分离,叶修见小东西趴在路边可怜,大发慈悲抱回家喂养。以上均为叶修的一面之词,左右找不到对证,哪怕他其实是韩文清的灭门仇人,大约也不能把他怎么样——打不过,韩文清刚八岁,如果把年龄换算成砝码,他还不如叶修头顶的角沉。

“来,打我。”

妖怪长得快,五岁的韩文清已经能自主处理一切杂事,人形外表是个幼童,心智约莫有十岁。这年生日,叶修蹲在他脸前如是说。

韩文清不明所以,老实地往叶修肩上砸了一拳。

“说是挠痒痒都嫌轻,”叶修拍他头顶,“从现在开始给你个任务,在我身上留个伤痕,能做到我就无条件答应你一个要求,除了伤天害理的。”

“伤害你尊严呢?”韩文清问。

“看情况,只要你能做到让我叫你爹都行。”叶修笑了。

叶修不傻,韩文清也不傻,他清楚自己的斤两,也清楚困难与最终得益至少是一比一:“你很强。”

“我知道,所以我会放水,但会根据你的成长情况发生浮动,我保证是在一个你可以达到但不容易达到的高度,信我么?”

没什么信不信的,答应就得跟着叶修的条件走,虽然很被动,韩文清依旧要保持自己的步调。这个提议很新鲜也很有吸引力,毕竟他自己也好奇,他与叶修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自韩文清能下地走路起叶修就开始教他最基础的修炼方法,无外乎是静坐。由于叶修本人修纯法术系,拳脚方面全凭韩文清的野兽本能在自己摸索,叶修能做的大概是在树下点火逼他爬树。

“爬不过那群猴子你就别下来了。”

托他的福,附近的猴王见了韩文清都要甘拜下风。

说回这个挑战,平日生活及其安稳,因此从没见过叶修在武力意味上动手,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他隔二百米用树枝叉住只兔子,尽管还不清楚他的近战能力,但拼远程肯定没戏。

而比近战……三百四十二次,全败。

起初每天一次,每次正面交锋小半个时辰,往往是韩文清累得抬不起手指头,叶修不甚真心地伸伸懒腰。持续一个月后,叶修戳着他脑门说:“能不能别这么死心眼,如果我是毁天灭地的魔王,只有你能拯救世界,你就非要正面跟我找死啊?”

不用如果,现在就差不多。韩文清抿紧嘴唇,这意思是要他偷袭, 骨子里天生的傲劲儿让他本能地逃避这个选项。

叶修叹气,小孩子想什么都写在脸上,看得一清二楚。

“我知道你不喜欢耍心眼,如果是坐下来比象棋,我支持你光明正大地正面对决。可要是在战场上,在生死存亡的关头,没有任何理由比活下去更重要。我当然不可能捏死你,但我希望你有这样的觉悟,打不中,就是死。”

印象里那是叶修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对他说一大段话,他时常有废话,又及其怕麻烦,几乎追寻不到一千年的时间跨度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

“你去过战场吗?”

没想到他会问这个,叶修愣了愣:“嗯,活得久了什么都见过一点,总之不是什么好东西。”

后来韩文清学会了偷袭,间隔不定,一次一下,绝不纠缠。屋顶、树枝、桌子底下,随时随地可能窜出来。某天他纠结了一白天要不要半夜动手,结果无一例外被叶修那条仿佛长了眼的尾巴拍在地板、墙壁、床板上。

饶是超前稳重如韩文清,摔狠了也忍不住脱口而出:“你太狠了吧。”

叶修装模作样地掸去袖口一粒灰:“慈父多败儿,这是为你好。”

“谁是你儿子。”

“意会,意会。”

总而言之,革命尚未成功,文清仍需努力。

十斤的瓜对两人来说丝毫不是问题,韩文清把比他脑袋还大好几圈的瓜皮啃得干干净净。

饭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吃的是瓜也一样。叶修掏出自己的宝贝烟袋锅,边点火边往外走。韩文清嫌他抽烟那味道冲,换了清淡烟丝还嫌冲,于是叶修就换回最冲的那种选择去没加盖的空地儿抽。

“叶修,”韩文清叫他,叶修停下脚步回头,“总有一天我会打中你的。”

小老虎嘴角有点西瓜汁没擦干净,鼻尖被刚才那一下撞得通红还没恢复,五官却绷得死紧,模样甚是滑稽。

他以为叶修又会嗯嗯啊啊地敷衍,那人却深吸一口烟,吐出一个长长的烟圈。

“我等着呢,已经等很久了。”


tbc

评论(10)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