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物语

韩叶only

【韩叶】先婚后爱(9)

(1)  (8)

 

性冷淡ABO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结果,两个人连假期也完美错开了。

 

国庆连中秋八天假,叶修四号才开始休,那时候韩文清在Q市陪爸妈;等韩文清回来了,叶修又上班了,他们仿佛约定好一样拒绝同框出现。

 

不过说实话,无论是韩文清还是叶修都更喜欢自己一个人待着,只是偶尔在房子里看到另一个人生活的痕迹不免有些唏嘘,这里变得像单身宿舍一样。

 

韩文清没说要叶修交房租,叶修就懒得跟他假客气,水电气该交费他就去交,哪里缺什么物件就买,倒是真有点两口子过日子的感觉。

 

说到中秋节,叶修今年还是没回家。虽然离家很近,但他仿佛是被调到山里去了,除了春节基本不回去。不为别的,就是不想见他爸。以前不见面是容易吵起来,自从某天起叶老先生发现不管从哪方面看他都拧不过这个大儿子了,就不拧了,干脆像不认识他一样。这倒正中叶修下怀,他从来不怕冷暴力,不管他真是谢天谢地了。

 

要说亏的是他老妈和老弟,看着这父子俩上劲也插不进去手,这两位不联系他们只好两头跑。有时候叶修想想挺对不起老妈的,生他养他为他操心,一把年纪了却搞的老公跟儿子不可兼得。至于那个弟弟,这么大人了没什么可惦记的,长得也一模一样,照照镜子就当家庭聚会了。

 

告别了今年最后一个法定节假日,人们怀着对元旦的期盼继续该干什么干什么。

 

口腔科有一个大的会议室,有正事的时候是精英开会,没正事的时候是闲人唠嗑——好吧,其实没那么闲。科主任十分重视纪律作风,不管开不开会都要保持会议室的整洁严肃,尤其不许吃东西。后来抵不过方锐的死缠烂打软磨硬泡,开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叶修倒是行不行都无所谓,不过有的时候他也确实好奇附近又多了什么新鲜的外卖。

 

这天中午会议室又在开外卖口味评选大会,最终以方锐碗里的红烧土豆胜出,每个人都挑了一筷子,给他剩了指甲盖大小的量,愤怒之下方锐改去别人碗里抢菜,叶修明智地捧着碗坐到女士那边。

 

女士们自有女士的话题,从热播电视剧到热卖化妆品,叶修一句也插不进去,安静地坐在一旁当背景板。

 

“周末要去哪里约会啊,电影院KTV公园我都不想去了,可是还能去哪里啊?”吴宁叹气道,她不久前刚交了男朋友,正处于热恋期,“你们有主意吗?”

 

她顺着自己左手边一溜望过去,唐柔摇头,陈果耸肩,苏沐橙说没,全是单身。最后目光落在叶修身上,这是个有主的!

 

“叶哥!”唯一的脱团男士抬头看过来,“你平常都去哪儿约会啊!”

 

“我没约过会啊。”叶修随口回道,姑娘们却都睁大了眼。

 

“你不是都有对象了吗?”陈果不解。

 

“忙啊,两个都忙得跟狗似的,我要说从上个月到现在我和他没捞到一个共同的休息日你们信吗?”有我也不会拿来约会,叶修在心里补充。

 

信,太信了。虽然他们科室单身居多,但有时和别的已婚医生聊天,他们多少都说过曾被另一半抱怨不顾家,如果两个都是医生,那绝对是上班的时候比下班的时候见得勤。

 

“那我更要趁还有时间的时候好好恋爱了。”吴宁喃喃自语。

 

苏沐橙若有所思地放下筷子,扭过头对叶修说:“我总觉得,你不像在谈恋爱。”

 

叶修咽下最后一口饭,自我意识的小警灯嗖嗖转起来,但是没忘了掏出纸巾擦嘴:“那我怎么才像?在朋友圈发合照并配字这是我家亲爱的?”说完他就把自己恶心到了。

 

苏沐橙完全没被他带跑,指指吴宁:“你看人家。”

 

“我不说了我忙嘛,你天天看着我忙的啊。”

 

“不是约会的问题。我也说不上来,但是你整个人的状态,没什么变化。”她神秘莫测地点点叶修。

 

叶修头一次嫌弃这丫头这么敏锐。其实他也这么觉得,吴宁虽然只有一个人,但她似乎全身都能溢出粉红色的泡泡;而就算把韩文清和他两个人摆在一起,还是形同陌路,假的就是不如真的。不过嘴上他是不会认的:“我们已经老了,这是内敛,内到你看不出的敛。年轻人多学着点。”

 

他们相对着露出虚假的微笑,叶修心里的小算盘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

 

白天韩文清来了消息说要接他下班,叶修想正好跟他商量一下这个事。跨出大门时迎面撞上一名男子,他看见叶修就露出了熟悉的笑容。

 

“谁在这儿放了面镜子。”叶修咕哝着就要转弯走开,男子收起笑容吼他:“叶修!”

 

叶修无奈地停下脚步,回头说:“不叫哥了?”

 

“加个混账还差不错多。”叶修的双胞胎弟弟——叶秋哼了一声。

 

兄弟俩虽都在B市,不过各自工作都忙,哪天想起来会聚聚,大部分时间是叶秋来医院堵人。距离上次见面刚过一周,叶秋这时候来十有八九是有事要商量,于是叶修让他在这儿等两分钟,自己走向路边的一辆私家车。

 

叶秋只见他老哥站在一辆车旁和司机说了什么,司机还朝这儿看了一眼,随后就径自开走了。等叶修回来他随口问:“医院给你派司机了?”

 

“等我哪天混到院长再说吧,”叶修左右看看思考去哪里聊天比较好,然后决定去之前被人推荐的火锅店,“那是你哥夫。”

 

“要么叫姐夫要么叫嫂子,哥夫是个什么玩意儿——你说什么??”

 

正是饭点,店里熙熙攘攘的,尽管大家都是心怀着对食物的热爱而来,叶家兄弟还是小小地吸引了些外界的目光。毕竟双胞胎都是在小时候常共同行动,长大后分散到不同岗位,有了自己独立的圈子后就不太容易同时出现在人们眼里,所以总觉得双胞胎长不大。落座后叶修兴致勃勃地点了一堆菜,很悠闲地打量店里的装潢。

 

菜上齐后他先下了点毛肚,泛着红油的汤咕嘟咕嘟冒起小泡,看得人食指大动。叶秋一直憋着没说话,眼看他哥都把毛肚捞回碗里了,终于开口:“你不解释下吗?”

 

刚煮好的毛肚有些烫,叶修嘶嘶地吸凉气,含糊地说:“解释什么?我恋爱了要结婚了。”

 

叶秋真受不了他,那无所谓的样子好像在说邻居的事。这老哥虽然是个Omega,但怎么说,完全没有O性魅力,他一直想不出来能有哪个Alpha看上这货,偏偏对方还振振有辞地说你们都是性别刻板印象,是偏见。这么说来,他那未曾谋面的——呃,哥夫还是很有魄力的。

 

“怎么就要结婚了,你他妈上周还一人吃饱全家不愁,怎么今天给我带个——”这个词别扭到让他半边脸都在抽搐,偏偏找不到更合适的称呼,“哥夫回来……”

 

“上回忘了说了,其实有一个月了。”叶修又下了点土豆片,把那套他说烂的理论又搬出来叨叨一遍。叶秋听完表情缓和许多,但还是有些气:“这么大的事你怎么都不跟家里说啊。”

 

“这不跟你说了么,你指望我给老头子说吗?”叶修快吃了一轮,见叶秋还没动筷子,他便往对方碗里夹了点羊肉。

 

提到这个叶秋又叹气,他是从小看着他哥跟他爸抗争的,现在的结果似乎是他哥终于赢得一片天地,代价是当四个人齐聚的时候这个家不仅不显得暖,反而像缺了一块似的。他咬了一口肉,食材质量不错,肚子也确实饿了,却还是食不知味。

 

大概知道弟弟在想什么,叶修慢悠悠地开口:“不过嘛,这事儿毕竟特殊,不说实在过不去——”叶秋的眼睛亮起来,“——所以就麻烦你给爸妈捎个话了。”

 

叶秋想把碗里的底料泼他脸上,他当自己是皇军吗!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摊上这么个哥哥,当年要是他抢先一步从老妈肚子里爬出来是不是就能摆脱这个局面了?叶秋痛苦地捂住脸。

 

痛苦的根源先生越吃越高兴,他又往叶秋碗里夹了不少东西,甚至在琢磨要不要再来点什么:“说说你的事吧,找我干什么来了?”

 

说到这个叶秋总算找回了些刚见面时的精神,他清清嗓子:“我今天来是想说,我交女朋友了。”原本是想震哥一下,没想到被反将一军。

 

叶修叼着半截生菜终于住了口,这些天他震了太多人,这次倒是真被震到了:“可以啊你,怎么认识的?”今天刚说自己是狗就收到了这么新鲜的狗粮,明明要入冬了,怎么这么多人春光灿烂的。

 

据叶秋说他们是在健身房认识的,运动使人充满激情,充满对生活的向往,刚运动完的人全身都散发着荷尔蒙,更容易互相吸引。从见面打招呼到出门一起走,到能顺道吃个饭,到吃饭的时候表个白。叶秋似乎觉得念叨这些琐碎的自己有些鸡婆有些烦人,但对面的人一直很认真地在听,眼中满是期许。

 

“这是她的照片。”叶秋把手机递给叶修,屏幕上是个挺可爱的姑娘,看起来很有活力。叶修也下意识地掏兜,又想起来自己并没有老韩的照片,就让叶秋想象一下钟馗的长相,弟弟的脸顿时皱成了包子。

 

叶秋的手机突然切到来电页面,联系人明显是个姑娘的名字,叶修挑挑眉把手机递过去。手机刚接触耳朵,叶秋脸上的笑容瞬间化开,说了几句后他或许是嫌店里吵,或许是觉得当着叶修的面太羞耻,索性跑出去接。

 

他们的座位在窗户边,叶修能看到叶秋在外面徘徊着,他说话不多,大概是一直在听对面说话,但嘴角一直翘着,如果不克制点可能都要咧到耳朵根了。

 

10月的天气有些微凉,不过叶修觉得此时此刻叶秋就算裸奔也能热血沸腾,这大概就是恋爱吧。

 

tbc

评论(19)

热度(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