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物语

韩叶only

【叶修良识】抱歉,你打错了吧

去年写的老叶生贺

——————————

父亲给叶修买了一支手机,但是叶修完全高兴不起来。

那是一支经典的翻盖手机,不能上网没有游戏,忠实而单一地履行着手机的基本功能——打电话和发短信。叶修觉得这种型号都该已经停产了,也不知老爸从哪儿找到的这媲美老年机的存在,不对,老年机还有俄罗斯方块呢,这根本就是块砖头。

手机拿来是为了方便他和家人联系,却经常被丢在抽屉里。

以主流的眼光来看叶修算个问题儿童,沉溺于游戏,只有游戏才能激发他属于少年的活力。为此父母没少教训他,但是也觉得他终究玩不出什么名堂。未来的路已经规划好了,只要叶修还在路上,在岔路口流连也算不得什么。



叶修丢掉笔,一把推开作业,仰面躺倒在床上,长舒一口气。

抽屉里的砖头聒噪地响了起来,叶修诧异地看过去——他没和任何人有过联系,父母不可能在家给他打电话。

来电显示是一片诡异的空白,叶修犹豫着。大概是什么推销吧,是的话就挂掉。他按下接听键。

“老叶你死哪儿去了?怎么你这人有手机跟没手机一点没差啊?”

老叶?是打给爸爸的吗?叶修有些茫然,电话那头还在自顾自地说下去:“怎么不吭声啊玩儿深沉是吧? 我跟你说今天我必须把你拖出去,好容易出趟国天天抱着电脑几个意思?别说什么领队压力山大那是郑轩的词儿你少玩盗版!”

只是一愣神的功夫对面又连环炮一样噼里啪啦喷了一串,叶修赶快一句“你打错了”就摁了电话,完事对着手机还有些茫然。

这人可有够烦的,一个人说场相声不成问题,虽然不知道那个老叶是谁还是给他点根蜡。

打错电话这种小事叶修没放在心上,一个号码十一位数字,一位数字有十种可能,算下来能排列组合出无数错法。每天可能有上亿的电话同时响起,在错综复杂的网络中爬错一个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更何况比起陌生人的一个电话,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操心。

叶修今年十五岁了,再过几个月就该上高中。虽然早知道以自己的家庭背景多半是没有自由选择的余地,但两天后父亲和兄弟俩的一次谈话彻底抹杀了仅存的可能性。他明确表示,他希望兄弟俩高中就进军校,参军,以后能成为军中的高级将领。他不会凭借自己的身份开后门,但也不想听到反驳的声音。

一反常态的,平日里乖巧的叶秋当即强烈抗议,条理分明地列出自己不服从的理由。而叶修,从一开始就保持了沉默,不顺从不反抗,完全置身事外。
兄弟俩的反常没让父亲有丝毫松口的意思,他允许他们不喜欢这个安排,但不允许他们不接受。


回到房间,叶秋开始不停地对叶修抱怨,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并表达了自己誓死不从的信念,抬头一看,却发现对面那人双眼放空,一脸茫然,自己的话多半是没听进去。


“你怎么想的啊?这次要当乖孩子啦?”叶秋没好气地戳了他几下。


“大不了就献身报效祖国呗”叶修躺倒在床上。


叶秋撇撇嘴,他才不会信,从小叶修就特别有自己的主意,如果现实不合他的意,哪怕九曲十八弯他也要掰成自己想走的路。从军,这绝对是他认知里的一个异次元。


但若是叶修真的认命了也无所谓,双胞胎不是相似就是相反,在外人乃至父母眼中叶家双子就是一对反义词。那么这次,他叶秋依然要做叶修的对立面,绝不听天由命。

因为决定了目标,叶秋晚上睡得很安稳,连叶修的辗转反侧也没能打扰到他。
相同的面孔,一张轻松明快,一张沉闷焦躁。叶修不知自己为何会焦躁。没错,父亲的独断专行的确是个很重要的原因,心底埋着一丝愤怨。但是除此之外,掩盖在躁动下的是,是不断扩散开来的不安。


他不想参军,那么他想做什么?他想要什么?


游戏。


大概只有游戏。


对一般人来说只是消遣的游戏,在他眼中便是世界。每学习一个技能,每升高一个等级,获得的满足感与成就感是无与伦比的,他在现实中有多淡漠,在游戏中就有多热情。


就这样,把人生托付给游戏吗?


砖头机突然滴滴滴地响起来,在吵醒叶秋之前叶修眼明手快地摁下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起先是一阵嘈杂,几秒后一个男人响亮地喊道:“叶修你丫干嘛呢!”


叶修有些茫然,下意识回答:“睡觉啊。”


“我擦,我可查过时差啊,苏黎世那边这会儿是下午四点!你不好好当领队睡什么觉啊!”


叶修又茫然了下,苏黎世好像在瑞士?他什么时候偷渡过去的?对面的声音的太大了,叶修不禁捂住了话筒,凑到边上小声说道:“那个,你是不是打错了?”


对面愣了一下:“你不是叶修吗?”


叶修也愣了:“是啊。”


“那哪儿打错了!不对,这声音怎么听着是小孩……”对面开始自言自语,声音越来越小,不一会儿传出手机被拿走的动静。


“喂?”这次换了个女声,小心翼翼地问“你是兴欣的叶修吗?”


“不,不是……”


对面的人似乎又跟别人说了什么,又匆匆对这边道:“不好意思,打错了。”说完便挂了电话。


叶修对着手里的砖头机发呆。又是打错的?他们要找的人是叶修,上次那个人说得是老叶,莫非是一个人?一个和自己重名,而且电话号码很像的人。电话中提到了苏黎世,领队,莫非是什么运动员?而且是出国比赛的?


叶修放下砖头机,慢慢地躺回被子里。


他没有调查过,叶修这个名字不算常见,但有这庞大的人口基数,有第二个第三个更多个叶修都不奇怪。他们虽然重名,但都是不同的个体,相貌,兴趣,家庭,都不一样。他们同在一片蓝天下,各自的命运却并不相同。


而那个叶修,他在做的,是不是自己喜欢的事呢?他是不是开心呢?


如果是的话,稍微有点羡慕呢……


叶修渐渐合上了双眼。


接下来的日子一切照常,父亲没再提这件事,兄弟俩都装做不记得。


叶秋似乎忙了起来,叶修见他抱了一堆地图摊在地上,配合着一些城市旅游指南,研究得不亦乐乎。那天趁大人不在,叶修亲眼看他推了一个快跟他人一样高的旅行箱回来,藏在了床底下。


这小子是打算收拾细软跑路么。叶修不由得感慨,当了十五年好孩子,他的反抗意识终于爆发了。


叶秋知道自己的动作瞒不过叶修,也没打算瞒,时不时还向他询问一下意见,两人就跟在聊今天晚上吃什么一样自然。

“叶秋。”叶修突然叫他。


埋头数钱的弟弟头也不抬。


“你跑出去,想干什么啊?”


叶秋停了下来,认真思考了一会儿。


“不知道,先出去再说,干什么不比去泥地打滚强。”数清了自己的财产,他开开心心地把钱包也塞进箱子里。


叶修看着他,若有所思。


一天一天的,叶秋不动声色地收拾着自己的行李,把自己的家当都塞进那只旅行箱里,表面上只觉得房间更整洁了,完全不知道这里蕴藏这一个少年疯狂的计划。


这天叶秋跑去火车站实体考察,叶修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叶秋越是胸有成竹,他就越是空落落的。如果弟弟真跑了,他这个当哥哥也跑不了,只会被管得更严。但他找不到阻止叶秋的理由,前路也许艰险,那是他自己的选择。
正值夏日,屋里没开空调有些闷。叶修躺着躺着就想睡觉,又挣扎着睡不安稳,循环反复。


铃铃铃铃……


单调的铃声彻底破坏了睡意,叶修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拿起来有气无力地“喂”了一声。


头几秒是空白,叶修想挂的时候有人略带犹豫地“喂”了一声。


叶修没出声,等对方的下文。默数三秒,还没动静就挂电话。


一,二,三。


“嗯……可能有点唐突。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叶修。”


叶修一下清醒了,手忙脚乱地从床上爬起来。


叶修?难道就是那个重名的叶修?他不知道怎么回应,难道说“真巧我也是叶修哈哈哈”,傻不傻?


不等他琢磨出怎么回答,那边继续说道:“请问,你是不是也叫叶修?”


“是。”叶修点点头,想起那边看不到才赶紧补了一句。


“你是双胞胎?”


叶修惊讶了一下,又承认。


“你弟弟,叫叶秋?”


叶修皱眉,戒备心大起,没再承认,而是反问:“你有事吗?”


对方仿佛没感受他的敌意,反而松了口气般:“不否认就是承认啦?”


“少废话,你到底是谁?”


“我不说了嘛,我是叶修啊。”


叶修觉出不对劲,他不知道是该果断挂电话还是再探探这人口风,犹豫间对面又悠然地说出一串地址,那正是他家的地址。


叶修的手不自觉地握紧了砖头机,他觉得自己可能是遇上了什么危险人物。应该马上告诉父母或者是报警吗?但是挂断电话会不会有危险?他应该装作不知情,还是严词指责对方?千百个念头在脑海中转过,他不禁咬住了下唇,脑门和手心都冒汗。


他一直没说话,对面也保持沉默。不知过了多久,他听见那人轻笑了一声。
“嗯……你别紧张,我只是要证实一下。可能我的介绍还不彻底吧,再说一遍。我叫叶修,今年27岁,家住B市,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名叫叶秋。这么说,你懂了吗?”


叶修张张嘴,但是什么也说不出来,急促地吞咽了几下。这个人说的话是一个算式,他几乎是立刻就在脑中计算出了结果,但是答案太荒谬了,他一遍遍地验算,越是验算就越是不敢相信。他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或者这是梦,于是他伸手在腿上掐了一把。


真疼。


不是梦。


对面似乎知道他需要消化,并不催促,一如既往地耐心等待,等他接受这不现实的现实。


“你的意思是……你,就是我……”叶修的声音越来越小,这太可笑了,让他没有说出来的勇气。


“没错,我就是未来的你。”对方赞赏道。


叶修又一次哑口无言。


应该说什么?仔细想想这可能只是一个玩笑,一个骗局?一个人不知通过什么途径拿到了他的个人信息,然后装成未来的自己?这有什么意义?期待之后诱导他说出银行卡的密码?他也不知道啊?还是只是为了寻开心,想以他被骗得团团转的样子取乐?


每一种都有可能,但每一种都不可能,叶修狂撸自己的头发,各种情绪混合在一起无处爆发。


“你这会儿可能还觉得我在骗人吧,没关系,我来说。之前你接到过两个电话吧,那些电话是打给我的,但事后他们都说打给了陌生人,也叫叶修。我就有些好奇,于是自己打了自己的电话。”


“等一下,你的意思是十年后我还在用这个手机?”叶修稍稍冷静下来,他决定顺着对方的话走,看是否能捕捉到他的破绽。


“对啊,我这人不爱用手机。前段时间因为工作不得不开始用,就顺手把这砖头给掏出来了。”


砖头一词让叶修顿感亲切,嘴角不禁翘起。但是很快他又压下去,不能这么容易被收买。


“那你一次就打通了?”


“不,挺困难的。一般打自己电话都会说‘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吧。我从前天就开始打,每天打一百多个,直到刚才这个才打通。我想,这种超越时空的联系大概是小概率事件。”


发生这么频繁算什么小概率事件……叶修暗暗吐槽。


“但是最近发生的太过频繁,我在想,是不是有什么必须去做的事啊,”对面的人话中带笑,“你今年多大了?”


“……15。”


“我想想……是那个吧,老爸说了要参军的事。”


叶修不自禁地咬了下牙,说话都急促了些:“你知道?那么你是经历过喽?你怎么做的?”


事实上他不期待得到回答,按照一般未来人的理论,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可能改变过去以至改变未来甚至引起世界混乱,所以总是一副不可说的神棍样。


“啊,我离家出走来着。”对方回答得相当痛快。


“啊?”叶修挺直了腰,“你,也就是我,离家出走?和叶秋一起吗?”


“不,”对方语气轻快,理直气壮,“我把叶秋的行李拿走了,他没成功。”
“你不觉得这样做有点损吗?”


“那个笨蛋弟弟就知道离家出走,最后可能流落街头。我这个哥哥有远大理想,这样的好机会应该给我啊。”


叶修竟无言以对。


不过想想,真的很有道理的样子。


“你出去之后做什么了?”


“打游戏啊,在游戏里代练卖装备,赚取生活费,也有朋友一起干。为了打游戏而生存,为了生存而打游戏,就这样循环。后来当了职业选手,就更能一心一意打游戏了”


电话那头轻描淡写的几句竟让叶修有些向往。刨去生计,全心全意为了游戏,从头到脚被打上游戏的烙印。很多人可能惧怕这样单调的生活,但对叶修而言,这样全心全意地投入某样东西,一辈子也不会腻。


他觉得嗓子有些发干:“自己生活,苦吗?”


“嗯……应该是苦的,但是现在回想起来的话其实没什么感觉,当时也不觉得。我不是说了我有朋友嘛,大家相互扶持,那些日子也就过去了。”


“你的朋友们也那么喜欢游戏吗?”说实话长这么大,他见过喜欢游戏的,但没见过像他那样喜欢游戏的。别人打两局就腻了,他可以十局,二十局,一百局地玩下去。他不觉得自己有问题,只是遗憾为什么没有志同道合的人理解他。


“当然,不比我差,可能还比我更喜欢游戏。”


叶修心中一阵狂喜,他几乎现在就想撂下电话冲出去,寻找那个理想乡。
但是随后他冷静下来。怎么回事,明明说好要对他保持戒备心的,现在却深信不疑了。而且……


“话说,你这么剧透没问题吗?一般守口如瓶才是你们未来人的职业道德不是吗?”


“那种事无关紧要吧,因为——”


叶修屏住了呼吸。


“你和我,究竟还是不同的。虽说什么过去未来的,但是我们就是不一样啊。不是有那种说法么,什么平行世界,也许我们根本不是过去与未来,而是不同世界不同时间的两个人,那样的话我不会对你有任何影响。即使是我,前一秒和下一秒想的东西也不一样。我可以为了游戏义无反顾地离家出走,你可以吗?”


我可以吗?


叶修这样扪心自问。


“就这样走,是不是不孝?”这是梗在他心间多日的一个问题。一走了之当然痛快,但是他有家庭,哪怕此时此刻对父亲有怨恨,那血脉是抹不掉的。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现在换叶修耐心等待。


“对于家庭,我始终是不负责的。”良久,那边传来声音,“我不是个好儿子,不是个好哥哥。我只是想打游戏,家庭的责任,我可以用后半生去弥补,但是打游戏最好的时光,就这十几年。父亲从来就不支持我打游戏,但是我希望用成绩证明自己,让他知道我最好的价值在哪里。”


“那你……成功了吗?”


“当然成功了。我有冠军,有朋友,还有家庭的认可,我的人生,真的圆满了。”


叶修被打动了。他的怀疑,戒备,在对话中一点点被抹去。那人只是平铺直叙地说出了自己的经历,却仿佛历历在目,好像自己也亲身经历过一样。就算这是个骗子又如何?他描述的蓝图如此美好,而且并非触不可及,那就是他想要的。


心中的疑惑一扫而空,现在塞满心底的,只剩下对未来的憧憬。


“谢谢你。”叶修诚恳地说道。


“不客气。”那人笑道,“我想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准备好了吗?”


叶修深吸一口气,字字掷地有声:“当然!”


他的眼神明亮,那是属于少年的光彩。


对面传来断断续续不清晰的鼓掌声,不知那人此时是怎样一个扭曲的姿势。


心中大石终于落下,叶修整个人都放松了,他又躺到床上,跟对面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


“话说你现在是在国外打比赛吗?”


“嗯,是一款游戏的世界邀请赛,我是中国队的领队。”


“领队……你有这么厉害吗?”


“你还不清楚自己的游戏水平吗?”


“也是,哈。那中国队的那些人都很厉害吗?”


“比我稍差那么点吧。就第一次给你打电话那家伙,是我们一队员。”


“他话好多啊……”


“是啊,快被他烦死了。”


“同情你。”


聊着聊着,叶修又想起一个问题,爬起来坐着。


“话说……你为什么会想到要给自己打电话?”


“嗯?”


“像我,完全没放在心上,为什么你就能知道是另一个自己呢?”


“唔……”


叶修的脑海中闪过一种可能性,他一把抓住了床单:“难道你这么大的时候也经历过这件事吗?我们的关系,其实是像鸡生蛋蛋生鸡的一个无限循环?那我是第一个?还是最后一个?还是只是千万个循环中的一个?”他越说越激动,最后直接站在了床上。


“现在的小孩都想这么多吗……”那边嘟囔着,无奈道,“我文化水平不高,你这么有哲理我怎么回答?你就没想过我是个骗子吗?”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就算无限循环又怎样?你就是你,可能有一千万个叶修接到了这通电话,但可能只有一个叶修选择了游戏。你的未来,终究还是你自己的决定。窗外的风景美吗?喜欢的话,就不顾一切地去追求吧。”


叶修望向窗外,阳光明媚,仿佛昭示着一切的开始。





凌晨的火车站依旧人来人往,叶修拖着那箱本属于叶秋的行李,抬头看着列车行驶表。


他出来的时候家里人都正睡着,方便他行事。拖走叶秋行李时还有些罪恶感,但是一想到那个叶修说的,与其让弟弟流落街头,不如让哥哥放飞梦想。对了,他还贴心地给弟弟留下了三分之一个人财产呢。


走之前他把砖头机锁进了抽屉深处。也许有一天,这块砖头又将连上另一个世界的一个少年也说不定啊!


乘坐的车次是选的最近的一趟,为了省钱买了硬座。车厢里满满当当的都是人,叶修缩在自己的座位上一言不发,固执地看着窗外。


天边泛起鱼肚白,这趟列车的目的地他已经忘了,只记得,从现在开始,迎接自己的就是全新的生活。



“各位观众,现在是在苏黎世。荣耀世界邀请赛的总决赛刚刚落下帷幕,中国队一路披荆斩棘,终于是拿下了总冠军!让我们为他们祝贺!而说到他们能取得这样的成绩的原因,不得不提到一个人——中国队的领队,叶修。

叶修想必大家都不陌生,荣耀四次总冠军,四次赛季MVP,他的事迹已载入史册,成为一座叹为观止的高山,他就是传奇。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将就此次获胜采访他。”

“叶领队好。”

“你好。”

“据我所知您接触荣耀已经十几年了,那么请问是什么引导您,使您走上成为游戏职业选手的道路?”

男人笑了,弯弯的眉眼间似乎有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东张西望地在向外窥探。

“因为有荣耀之神的指引吧!”

END

评论(9)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