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物语

韩叶only

【韩叶】从前有座山(2)

(1)

————————————

每日惯例,早饭过后去外面晨练,饭怎么来的,当然是韩文清自己做的。

“来,今天教你做饭。”叶修终于舍得撸起袖子露出手腕。

“妖怪还要做饭?”韩文清皱皱眉头,一头老虎穿着围裙在灶台里转悠的画面未免过于奇怪。

叶修没接话,扭头就出门,片刻后回来往他怀里扔了两个纸包。一个包里装着一根冒着热气,表面金黄冒油的烤鸡腿;另一个包里装着一根毛都没拔干净,横截面血淋淋的生鸡腿。

“要哪个。”叶修冲他一扬下巴。

韩文清听话地跟着挽起袖子。

说是教做饭,叶修也就是告诉他盐是咸的,糖是甜的,水冒泡算开,米浮上来算熟,剩下的就任他自己鼓捣去了。灶台略高,小小一个人拎着大大一口锅,韩文清自己不觉得心酸,叶修便省得泼洒怜爱。

早饭向来只有一人份,近些年来叶修总是环游世界似的各处跑,短则三五日长则个把月,偶有待在住处也总是一觉睡到日上三竿,起床直接找午饭。

他们住在北方一片山脉中的主峰顶,附近山林中和谐地生活着数样动物与妖怪。有活物的地方就有江湖,猴群尚且有王,妖怪里照样有头,不过据说他们住在主峰的背面,韩文清不识路,至今未曾谋面。

路过正殿的神像时韩文清习惯性地双手合十以示敬拜,神像高耸庄严,了无反应。说来奇怪,他这只妖,竟然住在神庙里。

很久很久以前,一位天神触犯天条被罚下凡间(“我待那么久也没见谁掏出过白纸黑字的天条,多半是谁看他不顺眼故意折腾他”——叶修语),定居在此山头渡凡劫,期间帮助了不少本地的妖怪动物。待他洗净刑罚重回神道后,山上的妖怪们为了纪念他便合力建了这座庙,打造了神像供奉起来,时至今日,俨然算半个山神。

“不管怎么说好歹是神啊,保保我们这些弱小无助的生命还不小菜一碟。”于是乎游遍六界的龙选择在此定居,并在庙后搭了个小院和几间屋子,生活好不安逸。

晨练主要是体能训练,叶修每次回来都给他带点书,零零总总堆了好几摞,内容是杂七杂八什么都有,其中有本《拳法入门》,没看两眼韩文清便跟着学了起来。最初的训练与拳法无关,力量、耐力、速度,样样都是必备的基础。最近才刚按照图谱练熟动作,今天继续复习。他深呼吸沉下重心,脑海中重新描画起拳脚的轨迹。

附近有人。

念头凭空而起时身体已经像炮弹一样飞了出去,声源是背后的草丛!

“不要吃我啊————!”

“……”

韩文清左手捂住了耳朵,右手捉住了一只瑟瑟发抖的兔子,或者说兔妖。

就是他,躲在自己背后的草丛里鬼鬼祟祟还被发现了。

被抓个现行的兔妖起先疯狂挣扎试图逃脱,发现无用后绝望地缩成一个白团子。

“我不吃你,”韩文清略显无奈,真是寻常兔子倒有可能拿去加餐,不吃有修炼基础的妖怪是他的底线,“你躲在这儿干什么?”

兔子哆嗦着从耳朵底下露出半张脸:“我、我听别人说这里有老虎,就想来看看……”

“你没见过老虎?”

“只听说过……”

兔子因为恐惧所以声音微弱细小,一开始不觉得,听多了忽然觉察出一丝异样。韩文清把兔子翻过来肚皮朝上,上下审视一番:“你是雌的?”

“……是。”

“能变人吗?”

“……不能。”

老虎有些失落,兔子心里直犯嘀咕,难不成会变人的雄兔子肉质更鲜嫩。

“今儿中午吃兔子啊。”叶修不声不响地溜达过来,从上方探出脑袋。

“不要吃我——!”

“噫,你这孩子胃口变大了,兔妖也敢吃。”叶修捂住两边耳朵,话里看似数落他却没有要阻止的意思。

怎么谁都是吃吃吃,他是虎又不是饕餮,韩文清板着脸说:“我只是看看。”

“看什么?”

他捧起兔子与视线齐平:“雌性长什么样。”

“……”

叶修干笑两声:“我没教过你分男女?”

“没见过活的。”韩文清的视线自下而上投在叶修脸上,这角度显得他眼睛又大又圆,搭配圆鼓鼓的脸蛋儿,无辜,稚气,尽管叶修很清楚那爪子带起的气流有多凛冽。

这个就,没办法了是吧,方圆百里之内没一个女妖精,猴群里虽说有母猴,除了猴子猴孙谁分得清公母。

终于还是放走了兔子,小韩同志的背影看起来颇为落寞。细细算来,打他出生起就见没见过几个会说人话的,无聊了爬到树上掏鸟蛋,收获的也只是一顿劈头盖脸的叽叽喳喳。他在这座山上生活了十年,真正踩过的路少之又少,最大的原因是叶修在以庙为中心,半径五十里之内设了结界,只容许他认可的生物进出——不包括韩文清。

“弱肉强食,想出去,自己打破就是了。”叶修悠悠吐了口烟。

看,不存在没有商量的余地,要么强,要么忍。

小妖怪即使进了结界,庙里一条龙一头虎,下意识地要绕着走;大妖怪也许被挡了,也许不屑于此,反正没见过。

似乎终于意识到这样极致的圈养可能不利于德智体全面发展,叶修啃了一会儿手指头,说:“喜欢练拳是吧?”

韩文清点头。

“虽然那儿也没女的不过……”不过什么?嘟囔半截叶修就闭嘴了,招招手示意韩文清跟自己走,看看方向,他们在向山顶走。

韩文清忍不住问:“山顶有什么?”他自小在山顶翻着跟头玩,每一根草每一粒石子都烂熟于心。

“什么也没有,抄个近道。”叶修走得飞快,腿短又不识路,韩文清不得不一门心思赶路。爬上山顶接着走下坡路,一路穿梭于丛林间,算下来已经超出结界范围。不等韩文清有任何表示,随着叶修的脚步逐渐放缓,视野开始变得开阔,眼瞅着处处苍翠间冒出一座厚重的大宅子。

正门口挂着一幅牌匾——霸图山庄,字形遒劲笔法利落。

纵使初次拜访,这个名字却不是第一次听说——统领此山的妖王就是这山庄的主人。

韩文清左看右看也不能一次性将全貌收进眼底,比起他们那座小庙不知要宏伟多少倍,自带高气压,不由得让人踌躇着停下脚步。当然这些对叶修无效,大门敞开着,他便轻车熟路地往里走,恰巧遇上一人出来。

“老林,”叶修一人拦住他,“我来了。”

被称作“老林”的男子略显讶异:“你怎么有空来?”

叶修用尾巴指指身后的小尾巴:“喏。”

韩文清正面迎接了老林的目光,会住在这种地方还与叶修相识,多半也是妖怪,只是自己修为太浅还看不出他的真身。平常对叶修再怎么直来直去,外人面前还要有基本的礼数,韩文清一低头:“您好。”

“啊,好,”老林似乎有些状况外,他又看向叶修,“这就是你养的那个孩子吧。”

叶修点头:“正是,叫韩文清。被我关太久了,今天带他过来长长见识。”

“那进去吧。”老林扭头带他们进门,韩文清落在最后一步三回头,转着圈打量地形地貌。

“张新杰呢?”叶修问。

“里边。”

说着话他们又过了一道门,里面的院子像锁链似的一环扣一环,诺大的地方不乏人来人往,韩文清快速地扫视每个人的面孔,好像真没女的。

他们停在了第三个院子,老林还未说话,叶修便出声招呼:“二当家的,叶某人前来请教。”

“对我怎么就那么随意。”老林喃喃道。

此处格外清静,四周了无人影,莫非人在屋子里面?韩文清颌首思考几秒,再一抬头,尾巴尖上的毛全炸了起来。

青灰色的毛绒里嵌着两颗亮晶晶的黑珠子,占满了视野。

他不动声色地往后挪了两步,终于看清楚那是一双眼睛,属岩羊的。这羊站起来算上角比他还高几寸,气度深不可测。想起来了,他刚才就卧在几步远处,存在感过于隐蔽就那么被自己忽略掉了。

“就是他吗。”岩羊开口道。

叶修点点头,于是岩羊后退两步,众目睽睽之下化形为一名成年男子,神态与方才的羊如出一辙。他对韩文清说:“我是这里的副庄主张新杰。”

“我叫韩文清。”小孩回得不卑不亢。这二当家看似文质彬彬,实则不怒自威。和叶修一样,无需本人刻意摆谱,属于大妖怪的气场就是寻常小妖精所不可及的。而老林理论上来说也应如此,或许是未露真身的缘故,更像位平和的长辈。

张新杰并没有在他身上放置过多的注意力,毕竟跟叶修更熟:“你要找小宋吧。”

“要都像您这么聪明我得省多少事。”叶修随手掏出一顶高帽子扔过去,张新杰也不接,只让他们等着,自己出去找人。

韩文清悄悄扯扯叶修的衣摆,轻声问:“你到底要干什么?”

“给你找个老师。”叶修轻声答。

这话让人更摸不着头脑,好在没多久张新杰就领了个人过来,韩文清还未看清人模样,耳朵自动竖了起来。

是老虎,这人也是老虎。同族遇同族,虽不至两眼泪汪汪,也是倍感亲切。

那人外表看起来是十七八岁的少年,他先向叶修问好,而后对韩文清自我介绍:“我叫宋奇英。”

叶修把韩文清拉至自己身前,双手结实地按在他肩膀上:“小宋刚成年不久,练习拳法多年,光说这一项他比我们几个都强,教你绰绰有余,以后你就跟他学吧。”

tbc

评论(11)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