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物语

韩叶only

【韩叶】食(7)

 (1)巷   (2)酒  (3)眠   (4)美     (5)日  (6)瘾

————————————————

年会,是人类精神文明的糟粕,应立即取缔。叶修如是说。

韩文清嗤笑一声,你眼里超过十个人聚会就是糟粕。

叶修无话可说。

上面早八百年通知叶修必须去年会必须穿正装,他磨磨蹭蹭的开始前三天才在衣柜里扒拉,挖不出来就盯上了身形相仿的张佳乐,在下手强借前被韩文清拎出去买了一整身。

“你逼我出去买衣服为什么要用我的钱。”叶修抱着支付宝叹气。

韩文清低头盘点月流水不搭话,要他出钱也行,就怕买回来叶修不想穿。

当天韩文清开车送他去会场,叶修下车刚说了拜拜又折回来:“你要不要一起去?”

韩文清:“我去干什么?”

“你回去又没事,来回折腾怪累的。”

“让外人进么?”

“家属可以进。”叶修眨眨眼,身着笔挺的西服倚在车窗旁,猛然间多出几分英俊潇洒,样子活像搭讪的公子哥儿。

韩文清鬼使神差地听了他的话,踏入会场一眼望去全是陌生的脸又觉得不对劲,何必趟这淌浑水。

单说这座建筑叶修也是第一次来,可里面的这套班底是他自家人,一步一步踱得闲适。至于韩文清么,甭管内心什么样面上肯定捂得严严实实,瞅着比叶修还像主人翁。

没走两步就有其他相熟的作家来打招呼,渴望中透着一丝抗拒地偷偷打量韩文清,悄悄问这是哪位。

叶修:“家属。”

对方:“啊?”

叶修:“送我来的朋友,来回折腾怕他麻烦。”

对方:“哦哦,这样。”

送完一位又迎来一位,不知是叶修朋友太多还是世界太小,往里走的路上他就没闲过。韩文清冷眼旁观,无论在家里还是酒吧里叶修都是摊成一坨的样子,今天这清清爽爽的笔直模样着实少见,更别说与人谈笑风生了。不得不说,虽然叶修自己时常表现得懒于同人打交道,真正硬把他推上前线,这家伙处理得相当像模像样嘛。

去年的年会被叶修用感冒头痛推掉,今年执意召唤他主要是因为有个颁奖礼,再不来说不过去。平日不着四六的人摇身一变谦谦君子,站在台上侃侃而谈。估摸着这奖有点分量,叶修下台以后还美滋滋的,一问才知道后续确定会发奖金。

自从跟了韩文清,叶修觉得自己酒量见涨,一杯倒变两杯倒,喝了两口还能淡定地起身去洗手间。对韩文清来说这个地方除了叶修全然无味,等半天不见他回位,索性出去找人。

他走到洗手间门口正遇上叶修蜗牛爬似的挪出来,看见韩文清立刻两眼放光地蹦过来拉住他手。在时不时有人过的地方拉小手还是有点刺激,韩文清不怕,没人认识他,甚至不敢看他,就怕以后对叶修影响不好。正巧几步之外有个阴暗小角落,两人躲进去,手像是锁在一起分不开。

叶修不吭声,就笑眯眯地看韩文清,右手指根插指根,严丝合缝地卡在一起。韩文清扣着他后脑勺在额头上落下一吻,不知不觉变成叶修靠着墙,自己圈着他的姿势。

说起来,初遇的形势跟现在差不多,他们像躲在一个敞口布袋里,还好没人看,一看一个准。

——也并非一模一样,怀里这个人变得不少。


哥哥门前一条弯弯的河

评论(7)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