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物语

韩叶only

【韩叶】叶修常务理事会

梗来自TBBT 11季第3集

————————————

“我宣布叶修常务理事会现在开始,点名,”叶修坐在单人沙发里翘起二郎腿,翻开手上的花名册,“游戏叶修。”

“到。”另一位叶修头也不抬,戴着耳机抱着电脑,神情专注无比。

“烟草叶修。”

“来一根?”又一位叶修热情地递上烟盒,第一位叶修婉拒。

“嘲讽叶修。”

“这儿。”第四位叶修举手示意。

“懒散叶修。”

唯一一名瘫在沙发里的叶修几不可闻地哼哼一声表示还活着。

担任管理职责的理事长叶修收起花名册环视四周,五位叶修的座位形成一个圆。他正要发言,嘲讽叶修突然发现了什么:“等等,这人什么时候出现的?”

众人循着他手比划的方向望去,第六人凭空出现在圆圈里。

他微笑着说:“我是恋爱叶修。”

“不可能!”

“你骗谁!”

“我不信!”

嘲讽叶修、游戏叶修、烟草叶修几乎同时惊叫出声,懒散叶修慢了半拍,弱弱地跟上一句“附议”。

理事长叶修白了嘲讽叶修一眼:“就你眼尖,”随后他的目光转向恋爱叶修,沉着道,“今天会议的议题是,是否批准将恋爱叶修纳入常务理事会成员。”

“对象是谁啊?”烟草叶修问。

恋爱叶修说:“韩文清。”

“不可能!”

“你骗谁!”

“我不信!”

烟草叶修、游戏叶修、嘲讽叶修几乎同时惊叫出声,懒散叶修慢了半拍,弱弱地跟上一句“附议”。

理事长叶修终于忍无可忍:“都闭嘴!我是主持人!”

几位叶修不情愿地给他面子,理事长叶修得以继续:“恋爱叶修,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恋爱叶修眨眨眼:“没什么。嗯,我挺好的,老韩也挺好的。”

游戏叶修不屑道:“手下败将。”

“压根就找不出不是手下败将的。”嘲讽叶修凉凉道。

“我一直觉得这理事会只要我一个就够了。”游戏叶修张狂地笑起来。

“还有我。”烟草叶修提醒他。

“对,咱俩就行了。”

“只有你俩叶修怕不是活不过二十啊。”嘲讽叶修摊手。

懒散叶修“扑哧”一声笑出声。

理事长叶修有些头疼,眼前这些主个个不是善茬。一个有血有肉的活人必然不会只有这么四五种特质,但所谓常务理事会,其成员自然是最突出最鲜明的几种特质。怎么就没有一种是积极向上的啊,以后得考虑怎么把温柔叶修友爱叶修忠诚叶修这些提拔上来,他开始默默思考下一次会议主题。

眼见话题越跑越远,烟草叶修主动悬崖勒马:“你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荣耀联盟第一赛季前后吧。”恋爱叶修说。

“那么早?”

“嗯,那个时候存在感稀薄,也实在没什么生存空间。”

“都被我占了呗。”游戏叶修甩了一把鼠标,漂亮又凌厉的弧形轨迹。

人的思想好比是一个容器,里面装什么东西,装几种东西都无所谓,但最大容量是出厂设置的标配,这个想多点儿就必然要挤压那个的生存空间,就看谁更强势。

毫无疑问,游戏叶修是最强之王。

“最开始是游戏一家独大占了六成地方,后来好不容易腾出来点地方,忧虑、焦躁、责任,乃至挫败一一涌现。他们是钢蛋子,再小也是实心难压缩;我是颗泡泡糖,胀起来能多大挛起来就能多小,时间久了差点忘了自己还活着。”

“现在怎么突然膨胀了。”懒散叶修难得抢先发问。

恋爱叶修坦然道:“老韩告白了。”

哟,还是个双箭头。那这事能不能成就全看理事会商议结果了。

“我无所谓。”懒散叶修如大佛般安定。

烟草叶修咬着烟头不说话,快撩着上唇毛前换了一根。

游戏叶修张口想问什么,恋爱叶修身形一晃,转眼间竟从二十多岁的模样变成十八岁的嘉世队长。

“什么情况??”

恋爱叶修抬手虚压示意诸位冷静:“恋爱嘛,两个人的事,有时候会根据老韩的心理状态变成他想要的那个样子。”

“我不同意,”游戏叶修难得抬头没看电脑屏幕,“自己的意识居然依赖于他人,太危险了。”

“那您二位……”嘲讽叶修指指他和烟草叶修,哪天游戏行业和烟草行业被爆了这两尊佛第一个跳河。

“承蒙厚爱,等你挂了这俩行业也挂不了。”烟草叶修回道,单说呛人这一项哥几位道行都不低。

理事长叶修开始左手抠右手,抠完一圈反过来,他的存在意义是什么来着。

恋爱叶修悠悠地说:“虽然以我的身份来说怪怪的,但是我清楚,大家都独惯了。”

“我挺喜欢别人给我跑腿的。”懒散修插话,没人理他。

“这么说吧,你们是否信得过韩文清?他说场上见,我们年年场上见;他说专注霸图,真就推掉国家队邀请;现在他说要余生要跟我牵手,你们觉得呢?”

恋爱叶修的面容再度变换起来,十八岁、十九岁、二十岁……嘉世队长、兴欣队长、国家队领队……不常照镜子的人或许对自己的外形概念模糊,点点滴滴都落在一直追随着他的那道目光里。

一只手举起,是嘲讽叶修。

“老韩是个靠得住的人。”他说。

众人大惊:“你人设崩了吧!”

“呃,我觉得你们对我有误解,比起刻意嘲讽,我只是在说实话。”嘲讽叶修无奈道。

“下下次会议主题就是嘲讽叶修的更名问题!”理事长叶修拍板决定。

“形式主义,每次都这么折腾你累不累啊。”嘲讽叶修瞬间恢复人设。

游戏叶修一耸肩:“可是真的很好玩啊。”

有道理。六位叶修面面相觑,齐齐大笑。

“现在举手表决,同意恋爱叶修加入常务理事会成员的举手。”

五只右手参差不齐地举起来,有夹着烟的,有腾不开右手用左手的,有高度明显短一截的,群魔乱舞。

乱七八糟,正是他的特色。

理事长叶修微笑着对新成员说:“欢迎加入叶修常务理事会。”

 

午后阳光正亮,给人在脸侧镀上一层金边。

“叶修,叶修。”韩文清唤他。

被叫的人眨眨眼,像是瓷娃娃突然活了,笼上一层生气。

人说眉目如画,放空状态的叶修大约只是幅流水线上产出的人工制品。只需眉梢眼角悄悄翘起一个弧度,这副画便轻盈地跃动而起,瞳孔中流淌着任何画笔都描绘不出的璀璨星光。

“你到底有没有在思考。”韩文清皱眉,他叫人出来竹筒倒豆子似的说了一箩筐不是陪他发呆的。

“在思考啊,可认真了,”叶修也听出来自己这语气毫无诚意,赶紧使劲挤眼,“比我四个冠军都真。”

韩文清懒得跟他在细枝末节上纠缠:“所以结果呢?”

“好啊。”

话音未落叶修就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反悔是小狗。”

余生请多指教。


end

评论(14)

热度(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