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物语

韩叶only

【韩叶】来日方长

汪,叫我阿拉灯狗丁。

——————————

 

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顺利结束,中国队摘得桂冠。留在国内的一干职业选手纷纷于第一时间前来庆功,赶在联盟之前给功臣们摆了一桌酒席接风洗尘。酒席上各国家队成员是众好奇宝宝刨根问底的主要对象,直问得他们高举白旗大呼“我什么也不知道,问领队去!”

而作为众矢之的的叶修面稳如泰山,面不改色地吃菜,喝果汁,连微笑都懒得给一个。眼看这人嘴跟拉链上了锁似的抠不出一个字,追问方也举了白旗,大家一起吃吃喝喝。

酒席后期大部分人都在酒精里泡得晕晕乎乎,有点找不着北——除了个别酒量好的,比如韩文清;还有个别压根没喝的,比如叶修。

韩文清环视一周,方锐和魏琛手拉手高呼友谊地久天长,夹在中间的叶修鄙视地瞅了他俩一眼,举起自己杯子里的东西一饮而尽,然后“咣”的一下正脸朝下砸在了桌面上。

“……”全员沉默。

方锐检查了一下叶修的杯子,确认他刚才喝的的确是酒不是迷药。至于为什么酒会出现在这个果汁杯里,叶修周围的一圈人都被挨个怀疑了一遍,他们纷纷摊手表示虽然确实想这么干来着然而我只是个无辜的路人。

众人商量着是就这么晾着他还是送回宾馆,韩文清主动走过去一把捞起叶修,简单交代几句拖着就走了。兴欣的人起先真情实感地担心起了叶修的人身安全问题,后来想想韩文清比叶修正直得多,也就转头又各聊各的去了。

 

叶修喝醉了很安静,不会随便乱动影响韩文清的搬运行为,感觉跟扛了几袋大米没差。时间处在夏天的末尾,搬完两个人身上都出了一层薄汗。酒精对韩文清也不是一点影响也没,想来回去也没什么事,他就静静坐在床边看着叶修。

屋里只开了一盏床头灯,暖黄色的光洒在叶修的半边脸上,神态朦胧,五官暧昧不清。韩文清没意识到自己的眉头已经渐渐展开,瞳孔里满满映着的都是叶修的脸。

这是他喜欢的人。

喜欢叶修已经很久了,早在他意识到这一事实之前。最初见到叶修的时候肯定是不喜欢的,他不是嘲讽,只是实话实说,然而最嘲讽的往往是实话,气得人牙根痒痒又无可奈何。那次霸图主场比赛嘉世输了,赛后握手致意时叶修懒洋洋地挑起眉毛说“干得不错”。韩文清看着那张已经烂熟于心的脸,头一次产生了不一样的冲动。

想吻上那吐露出欠揍话语的嘴唇,想知道在亲吻的时候那张嘴会吐出怎样暧昧的字眼。

然而发现了也就是发现了,一如既往的他在这件事上选择了沉默。他需要时间检查自己,更需要观察叶修的态度。这么沉默,就沉默到了现在。

封闭的空间,和暗恋对象的独处,被酒精浸泡过的大脑,怎么看都十分符合酒后乱性的要素。但是其中一人醉得不省人事,只有一个人是乱不起性的。

走之前韩文清在床头放了一杯水,怕叶修起来口渴找不到水。开房门的时候听到背后一阵悉悉索索,以为会睡到明天早上的人居然摸索着坐了起来。那人眼都没睁开,一度让韩文清怀疑是梦游了。

“老韩……”叶修哆嗦着嘴唇半天才叫了一声。

韩文清“嗯”了一句。

他勾勾手指头:“过来、谈心。”

简单的命令式语句让他显得像个咿呀学语的小孩,韩文清噗的笑出声,难得地决定陪他玩玩。

等韩文清坐下来,叶修便手脚并用地蹭过去,抻着脖子看他的脸,那眼神赤裸的让人开始有点不自在。

“老韩,”喝醉的人鼻音浓重,“你是不是喜欢我。”

韩文清的脑子里“轰”一下炸开了,他在想是不是自己哪里表现得太明显了。虽然被戳穿他也不会觉得害怕或是羞耻,但是这样随意的被自己的暗恋对象一语道破,哪怕那个人看起来神志不清,还是会紧张起来。

叶修的脸凑得更近了,韩文清不由自主地向后仰,直到他的后脑勺碰到了墙。此时叶修用手撑着上半身大幅度前倾,快要贴在他身上。

“说话啊!”

韩文清舒了一口气,也许这就是所谓天时地利吧,在这个两个人的脑子都不太清醒的时刻,

他可以放松一下。

“是。”

闻言叶修笑了,他自言自语般说道:“这就对了嘛,我那么喜欢你,你当然也要喜欢我啊。”

……!

韩文清抓住了叶修的肩膀不让他活动,两人的面孔距离如此之近,但是此时韩文清什么也看不进去,气血都往上涌,仿佛之前喝的酒都在这个时候开始挥发。

“叶修,你说这话是什么立场?是你吗?还只是一个醉鬼?”

叶修眯着眼,似乎在努力汇聚自己的精神:“哦,我醉了,我是醉了。但是我的话是真心的,不信的话……不信的话……”

韩文清在这时松开了手,叶修没骨头一样顺势倒下去,却仰起头让自己的嘴唇和对方的重叠在一起。静静地贴合了几秒,看韩文清没动作他便伸出舌头开始舔舐,勾勒出那两片软肉的形状。即使强硬如韩文清,嘴唇也是很柔软的啊,叶修想。

霎时间天旋地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叶修已经变成仰躺在床上。韩文清俯撑在他上方,唇上晶亮的水色正是自己刚才的杰作,叶修又没心没肺地笑起来。

“叶修,”韩文清几乎着低吼着,“我再问你一遍,你现在到底是以什么立场跟我说话的!”

“韩文清你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了!”叶修也急了,“我醉了又怎么样,难道你觉得我醉了就会随便和别人说喜欢吗!我是叶修,我喝醉了我也是叶修!你……唔……”

后面的话通通被身上的人吞进了肚里,韩文清急切地啃咬着他的嘴唇和舌头,在湿热的口腔里搅起滔天巨浪。吞咽下不知是谁的唾液,呼吸间都是对方的味道,已经紧贴在一起仍嫌彼此的距离不够近,还要更多,更近。

不知道怎么描述这个吻,好比一个饥饿的人吃到一口饭,不知道是什么味道,但无疑很满足,很快乐。

情动之时手脚都不听大脑命令,当韩文清回过神,他的手已经伸进叶修的T恤里抚摸了一个来回,两人抵在一起摩擦的下身都开始膨胀。而身下的人眯起眼,像只被伺候得舒服了的猫。

不满于他的停滞,叶修扭扭身子示意他继续。韩文清意识到再这样下去就不只是摸几下这么简单了,叶修却硬撑着坐起来几下扒光了自己,然后一把抱住韩文清:“随你怎么样,让我也舒服点最好。”

韩文清的回应是一个更深切的湿吻以及更为细致的抚摸。

原来酒后真的可以乱性。

汪汪汪汪

评论(16)

热度(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