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物语

韩叶only

【韩叶】歪,妖妖灵吗

灵感来源《都市妖奇谈》

——————————————————————

嘟……

“欢迎使用妖妖灵妖身安全维护直通车,生命威胁请按1,邻里纠纷请按2,情感求助请按3,星座咨询请按4,人工服务请按5,没事儿打着玩儿请按挂断键。”

陈果放下电话,迅速扭头对身旁的叶修说:“生命威胁事件!”

歪靠在椅子上的人一跃而起,拽过一旁的话筒下达命令:“全体注意,全体注意。罗辑定位,沐橙小唐抄家伙,方锐勘察,老魏开车,小乔断后,安文逸救援准备,包子……包子你老实呆着。”

包荣兴兴冲冲地抄起板砖又失落地放下去,莫凡一声不吭地站起来跟上。

在老司机魏琛狂野的操作下一行人飙至报案地点,一股脑地被从车里甩出去,几个晕车的挣扎着爬到一边生怕吐出来,那辆九手破车还“突突突”地冒着热气。

叶修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冲着面前吵吵闹闹的一群人慢条斯理地问:“什么威胁啊?”

 原本挤成一窝的人群瞬间分离,十几个人围成一圈中间夹着一个,指着那人异口同声地说:“他丫的唱歌扰民!”

哦。

兴欣众人秒懂,各自搬来小板凳在叶修后面坐成一排进入看戏模式,苏沐橙还从兜里抓出一把瓜子来嗑。

虽然求助热线一直强调不同级别的事件要好好分类报告,但是大家明显觉得关乎自己切身利益的事都比天大,一水儿的都是按生命威胁事件报告,而众人也早习惯画风从好莱坞大片秒变家庭伦理剧。

被围在中间的人激动地吼道:“老子唱歌关你们屁事!”最后一个字音落下,他的头突然变成了长着六只眼和横七竖八杂毛的野兽模样,每只眼都闪着凶恶的红光。周围的人非但没被吓到,一个个也是显出原形——鸟头的,鱼头的,无头的,这一圈人竟是没有一个人类。

叶修一手虚虚地下按示意群众平静些,对着中间那位道:“老李啊,这都几百年了头一次听说你喜欢唱歌?”

老李颇有些得意道:“陶冶情操,延年益寿。”

“我操,就你那荒腔走板的歌再唱个百十来年我们还活不活了!”一个满脸褶子的小孩尖叫道。

“不服就滚!老子在这儿住了几百年了,你个几十年的得瑟什么劲儿!”

眼看又要吵,叶修赶紧拦住。

“这个……唱歌难听点也没什么吧?总不能要求大家都是歌唱家水平?”

“关键不是难听,他一个几百年的家伙,唱歌老不自觉带内力,一唱传出八百里,想不听都不成啊!”一个蛇头模样的抱怨。

“瞎扯,你丫哪儿有耳朵!”

叶修大致了解了症结所在,在心里捋了一遍。他走进人圈,拍拍老李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老李啊,唱歌没有错,但是扰民不好啊。你在这儿住了这么久大家都尊敬你,他们来得晚了点儿,那也是想在这儿安分地住着。低头不见抬头见,和和气气的不好吗?这里是你的家,也是他们的家啊。”

远方似乎传来歌声,舒缓的男声悠悠地唱着:“我的老家~就住在这个屯儿~我是这个屯儿里土生土长的人啊……”

老李的眼泪唰一声掉下来,在脸上的毛丛里冲出六道沟:“我错了……唱歌唱不好还乱唱真他妈报社……把音乐关掉好不好!这他妈谁唱的难听死了!

方锐停下了手机里的音乐播放。

魏琛凑过去问:“怎么成粤语的了?”

方锐答:“包子新录的。”

“这就结了嘛。”叶修一拍手,“好了好了都散了,把头变回去该干嘛干嘛去。”

众人捂着饱受摧残的耳朵一哄而散。

唐柔感慨:“看来包子才是兴欣的终极武器。”

兜里的手机突然响起,苏沐橙接起来应了几声就递给叶修:“果果找你。”

“老板娘什么事儿?哦?哦……不要怕不要怕,都是正经人,你先招呼着,我们马上回去。”叶修放下电话,看着面前一排不明所以的人笑了笑:“有新活儿了,小安可以准备下纸和笔。”


罗辑有些局促不安。

屋内一片死寂,中间的小圆桌满满当当挤了十六个人,他想动动都没有空间。刨去兴欣的人,剩下四位他都是第一次见——或者说是久闻大名,今天才有幸得见。

之前他和陈果两人留守在兴欣,大门处传来响动。陈果跑去开门,一眼看到一张黑脸差点被吓跪,当即就想抄家伙自卫。后来一名眼镜男子亮出了身份证明才勉强打消了她的疑虑。

来访的这四人,便是同属妖妖灵组织的霸图分组织的主要成员。

所谓妖妖灵,是一个为了维护妖怪世界的秩序并使其不影响人类世界的组织。是的,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妖怪。

早在人类出现前世界上便有妖怪的存在,它们同人类共同进化发展,虽偶有妖怪干扰人类世界,总得来说还是和平共处。人类进入新的发展时期,妖怪也要适应现代社会,妖妖灵便应运而生,负责解决人和妖的矛盾,妖和妖的矛盾,集警察和居委会大妈为一体,上能防暴除危拯救世界,下能协调民事介绍对象。其内部按地域又划分了无数小队,兴欣是H市,霸图是Q市。

兴欣内部人妖混杂,比如罗辑是个纯种人类,但叶修就是妖怪。虽然每天在一个修炼了几百年的妖怪手下干活,但也许是因为这妖怪是棵安静的树,他并没有觉得多紧张。大多数时间叶修看起来和普通人类一样没有杀伤力,只有在个别灾害级事件中罗辑才见过叶修一人震八方的气势。

相反的是,霸图是一个由纯种人类构成的组织,但是罗辑真心觉得他们的老大韩文清看起来比他至今见过的所有妖怪都更恐怖。

虽然兴欣是一个成立不久的组织,但叶修和韩文清的恩怨可以追溯到更久以前,所以陈果一开始以为他们是来踢馆子的。

初至兴欣时罗辑查过资料,惊讶地发现上一年度兴欣处理的事件总数竟是要压霸图一头,他对此向叶修提出了疑问。

“说明我们兴欣比霸图强啊。”叶修耸肩。

罗辑忽略了这个答案。他又查资料,发现虽然H市的人口不如Q市,但妖口要更胜一筹。

“因为妖口基数大,所以事件发生率要更高。”他如此宣布。

“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H市的妖口数量大?”

罗辑陷入了沉思。

方锐指了指电脑前的苏沐橙:“友情提示。”

“因为H市美女多?”罗辑惊讶。

叶修摇头,恨铁不成钢地说:“包邮啊亲。”

罗辑看着苏沐橙高高兴兴地把购物车一扫而光,恍然大悟。



“会议开始吧。”叶修一句话打破了沉默的气氛,微笑着看向霸图的四位。

霸图副队长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沉着地叙述:“前段时间Q市盗窃事件频发,对象包括人类和妖怪。我们追查到了罪犯的下落,是一只鴸。虽与其数次交锋,还是未能将其逮捕归案。而在多次追捕后他选择了逃亡,目前正是逃到了H市,所以希望兴欣这边协助我们将他捉拿归案。”

“这年头的鴸都这么狂暴了?”在叶修印象里鴸一直是食草系,H市也有几位,都是安分守己的良民。

一旁的张佳乐接话道:“想必是一只特立独行的鴸。”


“话说……被盗窃的人类有察觉妖怪的存在吗?”叶修摸着下巴问。

“从调查来看,虽然他们觉得有些古怪,但是都没有往那个方向想。”林敬言对着手里的小本子说。

叶修点点头:“嗯,一定不能打扰到普通人类,趁他还没有在H 市作案,得尽快解决。”

韩文清开口:“作为一起跨省案件,希望我们能进行良好合作。”

 “好说好说。”叶修起立与韩文清握手,周围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

“——OK,正事就这么多了,”叶修看看表,“现在到饭点了,老韩你们不请我们吃饭吗?”

“这不是你们兴欣的地盘吗?”韩文清敲敲桌子。

“这不是你们找我们帮忙吗?”

“你以前找霸图帮忙的时候也是我请吃饭啊?”

“我们穷啊。”叶修诚恳地说。

韩文清当即拂袖而去,叶修不依不饶地跟上去,零零碎碎的说话声越飘越远。

“真的,你们霸图不差这点钱。”

“你无赖也要有个限度。”

“能者多劳啊,怎么无赖了。”

韩文清在叶修头上呼了一巴掌。

方锐抱着胳膊看着他们止不住地“啧啧啧”,魏琛感慨道:“秀恩爱可耻啊。”

正对着张新杰亲笔签名爱不释手的安文逸抬头瞪大了眼:“秀恩爱?哪种恩爱?”

“这种。”方锐的两根大拇指轻巧地一碰。

安文逸皱眉:“你在开玩笑,我没入妖妖灵前都知道他们是宿敌,你说他们是那种关系,有什么证据?”

叶修和韩文清在妖界都有相当的知名度,叶修作为一只大妖怪,实力强横,不少妖怪都是被他虐大的。韩文清虽是人类,一来风格强硬,二来天生长了一张凶脸,妖怪见了他也要避让三分。而他们两个之所以会被冠上宿敌的名号,可说是不打不相识。

当初也是韩文清带着手下来江南地界跨省除妖,调查途中碰见了叶修。现在不是以前那种不分青红皂白见妖就除的时代,叶修叼着烟懒懒地晒太阳,谁也没碍着谁,不过是个路人。但是霸图那边有个新丁,头一次见到大妖怪一下失了态,手上的家伙当即就招呼了出去。叶修才不怕他,三两下给踩地上,这反激起霸图人的血性,纷纷冲下去讨教,最后跪了一地。

韩文清本来觉得自己手下鲁莾应该道歉,然而看叶修打翻一片后满不在乎的样子认为也没那个必要。他骨子里也是好战不服输的人,何况霸图失了面子,不能就这么了事。

他和叶修这一战便是三天,最后竟是势均力敌,没能分出胜负。从此宿敌之名被宣扬开来,两人也是事事较劲,连带兴欣和霸图在业绩榜上也缠缠绵绵不分离。

安文逸本身算是霸图粉,因为他相当仰慕张新杰,会在叶修手下干活也是阴差阳错。他并不敌视叶修,但是方锐所说已经完全颠覆他的世界观。写作宿敌读作情侣什么的,不要闹好吗!

“我问过他啊,他早承认了,就是没公开而已。”

“你怎么看出来的?!”

方锐左手握拳砸在右手掌心:“这么说吧,我觉得以老叶的欠揍程度,老韩明明有揍死他的机会而没揍死他,还能跟他当这么久宿敌,绝对是真爱没跑了。”

“这……这不科学。”安文逸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科学?”方锐一脸疑惑地举起手掌,人类的手掌瞬间变成了比脸还大的野兽利爪,黑色的长指甲闪着寒光,“你跟我说科学?”

安文逸服了。


会议结束后叶修迅速向H市的各妖放出消息,让他们留意生面孔,发现异常迅速报告。

头两天风平浪静,第三天一下揭开了锅,沸腾的汤汁让人措手不及。

凌晨五点一家珠宝店被盗,店员声称看到了妖怪。

叶修有些头痛,这只鴸太不省心,虽然人类的记忆可以被修改,但是闹得范围太大一个个处理起来真的会秃头。

他们本来打算趁警察来之前去勘察,无奈这边的片儿警动作太迅速,思量几番他们只能先温柔地把警察捆在一边再自行勘测。

“你们是什么人!”毫无防备就被捆成粽子扔在地上的警察挣扎着大喊。

“我们是妖妖灵,不会伤害你们的,放心。”叶修边看场地边随意地回答?

“110?假冒执法人员是犯法的!”

叶修在他面前弯下腰,伸出一根食指摇摇:“来跟我念,我们是‘妖、妖、灵’,不是‘棍儿,棍儿,圈儿’。”

在那警察想一口咬死叶修之前韩文清把他拉走了。

“怎么样?”韩文清问。按他的意思没有必要特意来看现场,是叶修执意要来。

叶修努努嘴示意乔一帆的方向,只见他戴着手套捻起一片现场找到的羽毛,放进一个机器里。

过了几秒“叮”的一声,羽毛又跳了出来,活了似的转了几圈,指向一个方向。

“这是我们技术部结合法力与现代科技发明的装置,有了妖怪的身体组织就可以指出他的方向。”乔一帆解释道。

“很神奇,”张佳乐说道,“但是为什么长得这么像烤面包机?”

又是“叮”的一声,一片面包跳出来,叶修抓过来塞进嘴里:“就是烤面包机改的,一物多用。你要么?没吃早饭饿死我了。”



张佳乐客气地拒绝了。

烤面包机已经指明了方向,安文逸和苏沐橙留下负责消除相关人员的记忆,其他人一路追踪过去。

从天边泛着鱼肚白直追到天色大亮,不知不觉已是跑到了郊区的一个废弃工厂。

根据烤面包机显示鴸就在这个工厂内。乔一帆留在门口张开结界,一是防止鴸跑出去,二是起到隐藏作用不被普通人类发现。张新杰和林敬言也留下辅助结界,叶修带着唐柔方锐,韩文清带着张佳乐一起深入了工厂。

工厂内部相当阴冷,叶修打了个喷嚏,不自觉地搓搓手。一只火热的手伸过来包住他的手,韩文清没扭头看叶修,叶修笑笑回握住他的手。

咻——

背后的汗毛瞬间炸开,两人迅速分开就地一滚,一道风刃擦着他们的头皮在对面的墙上破开一个洞。

张佳乐立刻甩出四五个手雷,风刃的来源瞬间被火光包围,爆炸声连绵不绝于耳。这手雷里融合了张佳乐自身的法力,兼具声效和光影效果,打出来场面十分绚烂。

一只大鸟俯冲下来,几下拍散了烟雾,看清它的样子后众人脸色都变了。

“这是哪门子的鴸,这不是颙吗!!??”方锐抓狂了。

鴸,外形像猫头鹰,爪子像人手,叫声如鹌鹑。

颙,外形像猫头鹰,长着人脸,四只眼,有耳朵。

鴸和颙虽外形相像但不是一个级别的妖怪,颙有令一方大旱的能力,是相当危险的妖怪。

叶修和韩文清都不是轻敌的人,都是做了万全的准备。但现在的情况是他们认真准备打倒一个小婴儿,实际上战场却遇到了铁塔般的壮汉。

已经容不得多想,唐柔挥舞长矛,一道龙型火焰呼啸而出,打进颙的身体里。颙的脸惊骇地扭曲,身上一层羽毛根根竖起倾泻而下,有如万箭齐发。羽毛落地之处变得坑坑洼洼,碎石子迸溅,在众人裸露的皮肤上划出道道伤痕。

方锐忙展开念气罩,韩文清却抢先一步脱离念气罩的保护范围,炮弹一样斜向上冲起,一拳砸在颙的肚子上。颙尖叫一声,一挥翅膀打向韩文清,却是打在了撑开的伞面上。

叶修顺着力道向怀里收伞,下一秒伞变成了镰刀,一下把颙砸向了地面,落进了另外三人的包围圈内。

“老韩同志,你这样方锐很苦恼的。”镰刀又恢复成伞状,叶修虚揽着韩文清的腰飘飘然落到地面。

“啰嗦。”韩文清甩开叶修。



被包围的颙没有惊慌,人面上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他仰头,尖利的叫声嘶吼而出,工厂的两排玻璃窗户接连被震碎,众人痛苦地捂住耳朵跪倒在地,耳膜几欲撕裂。甚至连乔一帆等人都受了影响,结界开始扭曲,出现了断面。

叶修最先反应过来,眼疾手快地将伞变成抢扫射了过去。他的枪只是普通子弹,对妖怪没有杀伤力,但是足以打断颙的行动。趁此机会韩文清跟上,扑过去掐住他的脖子对准脑袋一拳一拳地狠揍。

被钳制的颙双目泛起红光,身下的地面开始震动,龟裂纹放射型绽开。韩文清察觉到异变果断放手,然而颙的脖子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扭过来,迅疾如电的利喙刺穿了他的手腕,瞬间鲜血淋漓!

“韩文清!”叶修惊叫。

颙双翅一拍震起一片灰沙,一飞冲天撞破了屋顶和结界,将所有的攻击抛在身后,脱离了战场。


待乔一帆三人赶进工厂内部时,叶修已经帮韩文清止了血,手腕看起来依旧血肉模糊,还好不致命。

张新杰立刻接手检查,表示进一步的治疗需要回兴欣。

“小张你带他回去,颙那边交给我。”叶修说着就要动身。

韩文清拦住他:“你不用去,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霸图情报有误,是我的责任。”

叶修蹲在他面前,说:“他在我的地盘闹了事儿,我还不给他点颜色看,以后说出去我还混不混了?想把这事儿全记到你们霸图名下?想得美。”他看韩文清还板着脸,就扯扯他的脸颊,“来笑一个,老这样累不累啊?”

“我靠,叶修你注意点。”张佳乐表示简直没脸看。

“我是为老韩好,爱笑的男孩子运气都不会太差,一看你就不爱笑。”叶修摊手。

张佳乐撸起袖子要跟叶修算账,被林敬言苦笑着拦下来。

这么一搅和什么气氛都没了,叶修走之前嘱咐张新杰一定要把韩文清押回兴欣,不能半路让他跑出来。

“前辈一个人去没问题吗?”乔一帆有些担忧。

方锐“嘿嘿”笑了两声,指着在战斗中存活下来的烤面包机说:“你看看它指的哪个方向?颙怕是要跪下唱《征服》喽。”



颙的心里有些得意。

他之前三番五次从霸图手上逃掉,这次直面叶修和韩文清还能全身而退,瞬间觉得那些人名声传得不小,实际也就那样嘛。不过那个韩文清下手也是够狠,眼珠子快被打出来了,现在脸上还疼。

他正在向南飞,快要飞出H市。他打算飞出国长长见识,做一个有见识的妖怪,迄今为止盗窃得到的财物足够它挥霍。其实妖怪想敛财完全可以做到不动声色,但是颙不喜欢低调,人类比妖怪弱那么多,他凭什么要躲躲藏藏的呢?有什么好怕的呢?

只要飞过面前的山,H市的边界就在眼前。颙不禁加快了速度。

嗖——

什么东西缠住了他的一只爪子,身子一沉。颙没有在意,他觉得几下就能挣脱。然而紧接着另一只爪子也被缠住,腿,腹部,乃至翅膀都被捆住,动弹不得。

颙挣扎着审视全身,发现他身处一片树林上空,捆住他的竟是树枝。

“哟,赶上了。”叶修懒洋洋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来。

叶修在树林间跳跃着,最后蹲在了颙正面的一棵树上。

“你做了什么!”颙咆哮道。

“会说话啊?要我说你还是太甜了,不事先打听清楚就敢挑事,栽了怪谁?”叶修拿伞尖戳戳颙的肚子,“这座山叫兴欣,我们兴欣的妖怪之前就是在这山上混的。而我,之所以是兴欣的老大,因为我的根和这山是一体的。”

颙的头上开始冒冷汗。

“我和这座山共享灵力,我就是山,山就是我,懂了吗?”叶修站了起来,单薄的身躯分外有压迫力。

打量了一下颙身上泛着焦黑的毛,叶修撇撇嘴:“看你这样是想环游世界啊?这行头可不行啊,让我来给你换一身清凉帅气的,保证S级搭配。”

颙的声音有些发颤:“什,什么行头。”

叶修狡黠一笑:“囚服。”


叶修走进兴欣的临时病房时,看见韩文清坐在床上,张新杰坐在床边的小板凳上低头削苹果。

好一副充满队友爱的画面啊。叶修感慨道。

然而等他走近才发现,张新杰不是在削苹果而是在雕刻苹果,并且完全忽视了靠近的叶修和眼巴巴看着的韩文清,十分地专注。

床头柜上摆着一溜他的作品:苹果兔子,苹果锦鲤,苹果柯基,苹果斯芬克斯,而他目前正在雕刻的是苹果克苏鲁。

叶修屏气凝神看了十分钟,最后轻轻咳嗽了一声。

张新杰一下回过神来,抬头看看叶修和韩文清,又看看手里的作品,伸手推了推眼镜。

“是个技术活儿。”叶修中肯地评价。

张新杰附和道:“也是艺术,容易让人沉迷。”随后他抱着自己未完成的克苏鲁退出房间,留下叶修和韩文清面面相觑。

叶修伸出两根手指,交替着像腿一样慢慢走过床头柜,小心翼翼地绕开苹果斯芬克斯,跳过苹果柯基,飞越苹果锦鲤,拈起了苹果兔子。他的视线在韩文清和苹果兔子之间逛了个来回,把苹果兔子送进了自己嘴里。

随后他手脚并用爬上床,给了韩文清一个充满苹果清甜味道的吻。

“挺甜的。”一吻毕,韩文清如此评价。

叶修露出一个“那当然的”笑容。

他和韩文清的距离只有十厘米,还没来得及收起笑容就轻而易举地被对方的目光吸引。深邃的黑色瞳孔里仿佛有星碎在闪动,他不由自主地又凑近了些。

脸颊传来湿润的触感,伴随着些微刺痛。叶修一怔,伸手摸了摸才发现那里有一道细小的伤口,估计是之前的打斗中留下的。

“你变迟钝了。”韩文清评价道。

叶修不以为然:“也就你看见了而已。倒是老韩你,一年才见几面啊你就把自己搞残废了,还能做点这样那样的事吗?”

“信不信我手真废了也能干死你。”

韩文清的目光仿佛有实体般扫过叶修全身,叶修不禁喉头一紧,无意识地舔了下嘴唇。之前他说韩文清只用眼神就能杀死颙,现在看来这句话对他自己也试用——韩文清只用眼神就能让他硬。

他跨坐到韩文清腿上,抓过他的一只手揉了揉手腕:“手好了么?”

“差不多了,就是使不上力气。”妖怪的力量能使伤口瞬间愈合,但他的骨肉收到妖力侵蚀,想完全恢复还得慢慢排毒。

韩文清看着叶修的指头挨个儿挤进他的指缝,十根指头纠缠一起。这人生得一双好手,白皙而修长,指甲都是相当规整的圆形。韩文清肤色偏深,一黑一白两只手相互交错,寻常的动作不知为何却勾得心底发痒。

叶修抿嘴一笑:“看你这么辛苦,给你点福利吧。”

要和谐



霸图几位等韩文清的手伤彻底痊愈了才准备离开,这期间霸图总部特意调动直升机来H市押送颙,此等大手笔看得兴欣众人都是啧啧称奇。

叶修带着方锐去萧山机场给韩文清他们送别,在安检处叶修把一根树枝别在韩文清领子上——细长的绿椭圆形叶子,每七片拢在一起,这是七叶树的树枝,是叶修从自己本体上折下来的。他的本体修炼了几百年已是独木成林,剥了皮都不会死,正好折点树枝当个定情物什么的。

本来一个好好的人见人烧的场景,结果因为那两人距离太近,叶修嘴里叼着的烟直接在韩文清领子上烧了一个洞。叶修倒是呵呵笑着表示正好省得用别针了,韩文清掐着他脖子要他把烟吃下去,一下成了家暴现场。

“不要太想我啊,实在是半夜寂寞无以为乐,拨打妖妖灵情感专线,一对一专业服务。”叶修最后几个字吐得相当轻佻,随着他划过韩文清脖子的手指一晃而过。

韩文清还是那个万年不变的黑脸,在叶修脑门弹了一下:“走了。”

叶修一直看着那四人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眯着眼吐出一口烟。

方锐走过来搭住他肩膀:“舍不得啊?跟着去霸图?”

“方锐大大,你有没有想过你的上司走了你就成无业游民了?”叶修咬着烟说。

“你走了我要放烟花庆祝。”方锐一脸嫌弃,“说真的啊,老叶,你说你怎么就看上老韩了?你们工作的时候掐掐掐还不够,生活上还要掐掐掐,累不累?”

叶修把烟夹在手指间,语气深情:“你不懂。我啊,最喜欢老韩看不惯我又打不过我的样子。”

方锐发现自己已经不知道该吐槽叶修居然是认真的还是吐槽他真是有病!

讲道理,哪天还是跟老林说说劝老韩分手吧。方锐低头摸出了手机。






飞机上张佳乐坐在韩文清旁边四处张望,张新杰和林敬言都在闭目养神,韩文清在摆弄那根树枝。

那种树枝张佳乐太熟了,每次那两人见了面,叶修都会撅一根给韩文清带走。有时候是一枝细的,有时候只是一片叶子,有一次叶修直接给了韩文清一根堪比火炬的树枝,完全不管他怎么带回去。韩文清虽然表示了嫌弃,还是完整地带了回去。因为这树枝有叶修的妖力加持所以不会枯萎,目前韩文清的房间里已经插遍了七叶树枝,进去坐坐还要小心地开路。按照这个趋势继续下去,霸图总部迟早有一天要长在七叶树上。

张佳乐暗暗地搓搓手,决定趁这天时地利人和,解决一个心头大惑。他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问:“队长啊,老叶给了你这么多树枝,你就没给他一件睫毛织的毛衣?”

“没有。”

张佳乐本就是随口说说,正想接话,没想到韩文清又说:“我给了他我们家祖传的一个吊坠。”

请给我来一份八二年的皇家狗粮。张佳乐想。

但是想问的没问到,他还是鼓足勇气继续问:“队长啊,你看老叶这人倒是不错,做朋友也挺仗义的。但是他这人有时候真欠揍,揍起来也不顺手,你怎么就能和他往那方面发展啊?你看上他什么了?”

张佳乐做好了准备,韩文清或许不屑,或许暴怒,然而他惊恐地发现韩文清眼中隐隐有笑意。

“我喜欢他打得过我也干不过我的样子。”

不是很懂你们现充。张佳乐选择了闭嘴。

end

注:①有鸟焉,其状如鸱而人手,其音如痹,其名曰鴸,其名自号也,见则其县多放士。——《山海经·五藏山经·南山经》

②有鸟焉,其状如枭(音萧),人面四目而有耳,其名曰颙(音愚),其鸣自号也,见则天下大旱。——《山海经·五藏山经·南山经》

这俩我主要用了山海经里的外貌描述,谁强谁弱纯属我编的。 


评论(4)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