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物语

韩叶only

【韩叶】莫装B,装B遭雷劈

ABO

——————

“这个世界对beta不公平!”路人x愤愤地拍了一下桌子,路人y呵呵笑了一下。

“你看那些书上都怎么写的?‘beta,适合服务行业’。服务!beta的存在意义就是为alpha和omega服务!这是赤裸裸的阶级分别,这是性别歧视!”路人x大手一挥差点掀翻一个空酒瓶,路人y淡定地侧侧身子躲避飞溅的酒液。

“还好吧,不是说omega才是社会底层吗?”

路人x摇头:“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啦!现在是文明社会,又有《Omega人身权益保障法》,谁看见omega不是扑上去跪舔?那些个o也越来越矫情,真拿自己当东西。”

“毕竟数量少嘛。”

“再看他们alpha,仗着自己一点先天优势就瞧不起人,tmd除了鸟大点老子就没看出来有多了不起!”

“嗯,大部分领域的大部分精英都是alpha吧。”

“我不信!肯定有站在食物链顶端的beta!”路人x摸索几次掏出手机,“你别走,等我查查!”

路人y耸耸肩。

“md,这么不争气……”路人x不住地嘟囔,路人y端起杯子喝果汁。

“有啦!”路人x一巴掌拍得路人y差点把果汁喷出来,“这个!打游戏的一个!是个beta但是被称作第一人!”

“哦。”

路人x仰天长笑:“我就说嘛,我们beta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什么狗屁alpha都见鬼去吧!世界是属于beta的!”

路人y低头在裤子上蹭了蹭手上的果汁。

++++++++++++++++

叶秋作为荣耀第一人,场上张狂场下神秘,早被看不惯的人骂了他一百遍装b成性。微博上有个号叫“今天叶秋装b了吗”,每天的回答都是“有”“三连有”“怎么可能没有”“今天的雷就是劈他的”。

面对这些话叶秋表示,他们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所有人都知道,叶秋是个beta。

但是正如讲卷子时歇斯底里的老师所言——所有说得太肯定的题,它一定是错的。

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叶秋不是个beta。

事实上这个命题对又不对,根据一张合法的公民身份证显示名为叶秋的人确实是个beta,但是拿着身份证的自称叶秋的人确实不是beta。

也就是说,说是叶秋其实是叶修的人是个omega,一个伪装成beta的omega,简称装b的omega。

说起当初为什么伪装成beta,最直观的层面来看是因为他弟弟叶秋身份证上的性别是beta,已经借了名字再借个性别也没什么。

深层点的原因则是,叶修那奇葩的omega信息素。

他是一个泡面味的omega。

泡!面!味!

omega的性征显露较晚,还在家的时候叶秋已经显露beta特征,叶修依旧是个三无产品。

那是一个和苏沐秋通宵刷副本的夜晚,凌晨两点的时候两人都有点饿,苏沐秋翻出两袋泡面泡上。他们泡的是经典款的红烧牛肉,但是掀盖的时候苏沐秋却闻到了一种熟悉的酸味。

他皱着眉头左右闻闻,目光锁定在叶修身上,不顾他的诧异扒住他脖子在颈后深吸一口,惊叫:“老坛酸菜!”

叶修:“……”

叶修觉得自己真傻,真的。他单知道自己性别分化这么晚,应该是omega。他不知道原来还有泡面味的omega!

第二天白天苏沐秋哈哈笑着跟苏沐橙说叶修的奇葩体质,苏沐橙好奇地凑叶修脖子上闻了一下:“鲜虾鱼板。”

叶修:“……”

苏沐秋:“……”

后来经总结,叶修的信息素味道每天会变,每天都是不同口味的泡面味道,一共七种。为此苏家兄妹在第一次为他过生日时送了他一套七双的彩虹色袜子。苏沐橙解释说,这是让他配合自己的信息素味道搭配,红烧牛肉就穿红袜子,剁椒排骨就穿黄袜子,香辣牛肉就穿橙袜子。

叶修黑着脸表示我真是谢谢你们了啊。

报名进入联盟的时候,苏沐秋看着叶修的报名资料啧啧称奇:“你说这以后大家要是看着一个beta打遍全联盟得是什么脸色?”

叶修心想,总比看一个泡面味的omega打遍全联盟强。




叶修明面上作为一个beta一直是被人们所讴歌的,他能在竞技类赛事中力压众alpha成为第一人,无数beta哭着喊着表示以叶修为荣,以叶修为榜样。叶修本来觉得让他们有这样的错觉真是不好意思,但是一想自家老弟那也确实是一个不输alpha的新时代好beta,便也释然了。

我真是一个努力为弟弟赢得好名声的好哥哥啊。叶修想。

叶修装b,主要靠的是药和躲。beta对信息素不敏感,本身也没什么味道,他平常吃着中和剂掩盖味道,偶尔味道漏出来要么装死要么说是衣服上有泡面汤。

时间久了叶修觉得这泡面味也没那么糟心了,就是有时候半夜闻闻自己会饿。这算自恋吗?叶修45度角忧伤。

激烈的比赛会让人血脉贲张,引起心跳加快体温升高信息素大量释放等表现。每次比赛完叶修就像一碗刚泡开的热腾腾的面条,中和剂也没用。所以他总需要一个人静静,把自己放到风口,摆出一个要上天的造型好让身体全方位360度接受清风的洗礼。

今天的味道是红烧牛肉,叶修越吹风越觉得饿,在肚子奏出一曲交响乐前潇洒转身准备觅食——觅到一只韩文清。

韩文清不知何时走到他背后,打量着他的泰坦尼克式吹风造型。

我擦,这可是嘉世主场,老兄你怎么还没走?这体育馆这么多出口,怎么偏偏就走这个呢?叶修有点心虚,他怕自己的味道顺风飘了八百里,不知道早起眼花不小心拿调料包搓了个澡能不能当理由混过去。清清嗓子,想甩下一句比较酷炫的台词就赶紧跑路。

咕……

肚子的动静有如命运交响曲的开头,叶修不禁又大声清了清嗓子。

韩文清看着他这样子好笑,定定心神绷住脸。

叶修低头在兜里掏了半天,抬头看他:“老韩,吃饭吗?”

韩文清点头。

“一起?”

“好。”

“你掏钱。”叶修露出了狐狸尾巴。

“……”似乎这是嘉世主场来着?

叶修再三向他展示自己干净的裤兜和干瘪的肚皮,韩文清不是小气人,无语片刻便跟在叶修后面进了附近的饭馆。叶修迫不及待地给自己点了一碗面就撒手不管,韩文清觉得他的存在意义不过是个移动的钱包。

韩文清也要了份面,这南方的面或许和北方有些差异,但是怎么着也不该是泡面味?他抬起头,对面的人在埋头苦吃。他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但是那股极淡的泡面味却是萦绕鼻尖挥之不去,十几块的面吃起来跟三块钱的泡面一个味道。

事实上在萧山体育馆的时候他就觉得有这人工食品的味道,吃饱喝足以后或许觉得它是垃圾,但是饥肠辘辘的时候它可堪比珍馐,不得不说韩文清是被那味道引到出口去的。

叶修吃得飞快,头都不抬一下吃到见底的时候他心满意足地放下筷子,打了个嗝。

“没有昨天的香辣干拌面好吃。”他如此评价。

“你只知道吃泡面吗?” 韩文清忍不住道。

叶修摇头:“昨天吃的是干拌面。” 

韩文清:“……”

“你不懂泡面的美,”叶修邓布利多摇头,“泡面体现了人类的智慧,是新时代的产物。” 

韩文清:“……”

“老韩,我想和你讨论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叶修十指交叉,忽略嘴边的菜汤其表情肃穆程度堪比思想者,“人们常说‘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不只是说人们对他自己的认知,还包括他的相关事物。任何事物都是与外物相连的,没有辅助事物其本身也无法实现价值最大化……”  

“给你一秒!”韩文清撂筷子了。 

“你吃泡面配香肠还是鸡蛋。”  

韩文清扶额:“我不吃泡面。”   

叶修自言自语:“我觉得加香肠比较好,两样人类的智慧碰撞在一起产生巨大的火花,带来的是味蕾的爆炸。” 

韩文清的筷子停了下来。

“你不去舌尖上的中国真是屈才。”他面无表情地擦嘴,起身走人。 

叶修追上去,向韩文清借钱买烟,信誓旦旦地表示回头支付宝还他。从超市出来的时候,他嘴里没叼着烟,而是一根香肠。 

“刚才说得有点兴奋就想次了。”叶修说话含糊不清,韩文清懒得搭理他。  

韩文清要搭公交车回宾馆,叶修跟着他溜溜达达,半路窜出一条流浪狗抱住韩文清大腿。韩文清黑着脸想摆脱狗,但是那狗执着地在他脚边转来转去,后来是叶修把吃剩的半截香肠扔给它才给韩文清解了围。

 “看不出来啊老韩,你在狗心里的地位就比香肠差一点。”叶修施施然点燃一根烟。

 “……”根本高兴不起来好吗。  


 

送韩文清上了公交,叶修回自己宿舍躺着。苏沐橙敲门进来,看他脚上一双绿袜子,兴奋地问:“终于到香菇炖鸡啦?”

“啊?不是,今天是红烧牛肉。想要香菇炖鸡等到跟微草比赛吧。”

苏沐橙撇嘴:“那都等到下个月了。”

叶修哭笑不得:“大小姐你是有多喜欢香菇炖鸡。”

苏沐橙笑笑,随后换了副神色:“叶修,你装beta还能装多久?我不止一次听到有人说训练室的空气清新剂是泡面调料包,你的药是不管用了吗?”

叶修抓抓脑袋:“啊,可能吧,有时候也懒得吃,为了个性别整天跟做贼似的。打游戏以外的事真是麻烦啊。”

“也许有一天你能用上自己真正的性别吧……”苏沐橙有些惆怅,“不然找对象都不好找。”

叶修尔康手:“这神转折什么情况?”说好的却道天凉好个秋怎么变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了?

“我只是想得长远点,”苏沐橙的表情分外纯良,“你说你有没有看顺眼的alpha,我帮你追啊!”

“不劳您费心。”叶修汗,这姑娘的脑回路急转弯速度太快他有点跟不上。

“我看韩文清就不错啊,你们认识这么久交情深厚,适合发展。你刚才回来之前是不是和他出去了?”

眼瞅着话题跟脱缰野马一样拉不回来了,叶修不得不强制制止她:“打住,打住,老韩不爱吃泡面,他不会对我感兴趣的。”

苏沐橙不死心:“泡面和人又不一样,你不追他怎么知道?再说你怎么知道他的信息素不会比你更奇葩啊?话说好像真不知道他的信息素味道啊?”

“这世界上不会有比七彩玛丽苏泡面味更low的了……”

“哎呀,你倒是行动一次试试嘛。”

怎么感觉变成他单恋老韩了啊?叶修无语,好说歹说是哄着这位大小姐放过了这个话题,表示未来有机会他可以试试,现在就算了。

苏沐橙走了以后叶修坐在床上发呆,在脑海中一笔一画地开始勾勒韩文清的眉眼。永远强硬,不知退缩……他拍拍头顶——想太多。



那个雪夜,两人立在寒风中,苏沐橙强忍着,但是眼泪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掉。叶修把纸巾放进她手里,没多说什么。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以名为叶修的omega的身份。


第十赛季,王者归来——顺带换了名字改了性别。


@今天叶秋装b了吗

这b装得,是在下输了。[蜡烛]


@我们仍未知道今天的修酱是什么味道

欢迎大家踊跃投稿关于叶神的信息素味道猜想,总有一天我们会找到那唯一的真相!


叶修内心os:从来都不唯一(小s冷漠脸)


本来按叶修的打算他是不介意顶着一身泡面味到处跑,但是陈果苦口婆心地表示,你看beta们以你为荣了这么多年,你一个手榴弹抛下去他们的三观“哗”碎一地,这还没修复呢你又一个鱼雷下去他们就“duang”地化为千风了。在兴欣你裸奔都好,但是在公开场合你还是稍微遮盖一下,就一下下。

说完陈果也觉得不好意思,叶修点点头表示可以理解,不必在意。至于魏琛抗议有时候半夜闻到泡面味简直是报社所以强烈要求叶修24小时装b这种情况叶修根本懒得搭理。

常规赛第四轮还是在萧山体育馆应战霸图,赛后叶修站在那个曾经遇见韩文清的吹风口,不禁一阵唏嘘。

今天是鲜虾鱼板味,叶修理了理头发,扭头要回兴欣。

韩文清:“……”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出口通风处。叶修沉默。

韩文清皱眉:“之前我就觉得有问题,你身上怎么老有有泡面的味道?”

“……我说这是omega信息素你信吗?”

韩文清一脸“你tm仿佛在故意逗我笑。”

叶修耸肩,表示不信拉倒。

“其实……”韩文清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我的信息素是香肠味。”

叶修一脸懵逼。

“老板觉得我的味道会掉人气,所以跟我商量用中和剂遮盖。”

“那你那天……?”

“赛后信息素飙高,需要静静。”

叶修的大脑里被满满的“尼玛老韩会说笑话了哈哈哈真好笑”“还真tm有堪比泡面味的信息素”“怪不得那么招狗待见”弹幕刷屏,他深呼吸几下,仍惊魂未定:“比起这个,老韩你居然会同意遮盖。”叶修一挑眉,“其实你也是觉得自己太奇葩吧?”

“总比你连性别都改了强。”

“我那是有很多原因的。”

韩文清不屑一顾,叶修表示他早已看穿一切。

泡面味的omega笑着伸出右手:“那么请多指教了,奇葩之友。”香肠味的alpha也缓缓伸手,两人有力地握在了一起。

+++++++++++++++++

“这雨下得可够糟心的。”路人x说累了,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发表感慨。  

“可不是嘛,还得等人来接。”路人y看了看时间。 

 路人x的八卦之魂开始燃烧:“你家那位啊?是bb恋?”  

“不,是ao。”  

“哦……诶?!不,你?!” 

“我是omaga啊。”  

“……日!”  

“友情提示,你看的资料该更新了,那个打游戏的第一人也是omega。”门口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路人y丢下屋中凌乱的路人x走了。 

“你朋友?”  

路人y从路人h手中接过一把伞:“不认识,就是聊了会儿。”  

“聊了什么?”  

“聊关于abo的性别不平等之处,他以为我是b,我说我是o,然后他崩溃了。”  

路人h瞟他一眼:“不装b了?”  

天上闪过一道巨雷,惊得路人y一缩脖子。他摸摸胸口,语重心长地说:“莫装b,装b遭雷劈。” 

路人h勾起了嘴角。

end


评论(10)

热度(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