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物语

韩叶only

【韩叶】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老韩加入国家队担任队长设定

————————————

叶领队曾经说过,我们的队伍要充满活泼、活泼、活泼、活泼的氛围,即使是韩文清也要让他活泼起来!

01

“老叶!我想到解决——啊?”方锐一脚踹开叶修房间的门,然后愣在原地。

单人间的单人床边,坐着叶修和韩文清两个人。

方锐倒退回门口看了一眼房门,没错啊,那这是……

“敢问您老有何贵干?”叶修露出礼貌的微笑。

“白天提到的那个新打法的缺陷,我想到解决办法了。”

“你的QQ是干什么用的?”叶修继续微笑。

“呀……我打算给你现场露一手来着的。”方锐搓手。

“现在已经晚上十一点了哟,明天早上还有训练呢。”叶修的微笑纯良无害。

方锐骄傲地叉腰:“这算啥,哥曾经七十二小时不睡照样暴打小朋友!”

“但是,你是职业的吧?”叶修的笑容开始凝固。

“是哦,职业的要有正常作息,”方锐托下巴思考状,叶修松了口气正要收起微笑,“不对啊,都是职业的那你俩这是干啥呢?”

叶修用手撑着嘴角:“作为领队和队长,为了队员们的成绩着想,我们坚守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猫头鹰晚,要为你们量身打造最合适的训练方案啊!”

哭啊!你给我哭啊!

方锐恍然大悟,再想说什么,叶修一把将他推了出去,重重地锁上房门。

叶修叹气,恨恨地看向韩文清:“你就干坐着看戏?”

“队内事宜由领队全权负责。”对方平静地叙述。

“想得美啊!我会公平公正地分你一半的!”叶修对着空气挥拳,“话说刚才说到哪里了?”

“忘了。”

“两个老年痴呆,”叶修再次叹气,把自己扔到床上,脸埋进枕头里,声音闷闷的,“就这么着吧,不早了是真的,回去睡觉吧。”

床垫悠悠一晃,那人的脚步声从无到有到再无,即将完全消失时,叶修抬起头,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了句:“晚安,队长。”

脚步声一滞,最后所留下的,是门锁清脆的咬合声。

02

“叶——修——啊咧?”黄少天一脚踹开叶修房间的门,然后愣在原地。

单人间的单人床边,坐着叶修和韩文清两个人。

黄少天倒退回门口看了一眼房门,哎哟我去,走错了,这是韩文清的房间!那这是……

“我靠我特么都转移阵地了都没用,”叶修有气无力地说,“现在用脚开门是什么潮流吗?”

“呀……我是觉得我敲门你肯定不会开的。”黄少天挠头。

“这么有自知之明就不要来啊!你来干啥?”

“不,那个不重要,我现在想说的是,你俩在干啥?”黄少天两眼放光地看着他们。

叶修打了个哈欠:“分析对手,制定计划,为了队伍鞠躬尽瘁。”

“我不信。”黄少天斩钉截铁地说。

韩文清开口道:“既然你来了,有个事正好说一下,关于白天训练时你脱离队伍太远导致救场不急的失误,我有点建议……”

“二位,早睡早起身体好!明天见!”剑圣化身忍者,一溜烟儿地跑了。

“老韩你学坏了。Good job!”叶修竖起大拇指,转而又担忧起来,“明天还会这样吗?”

03

白天刚下过雨,驱散了一直盘旋在B市上空的燥热,每一缕风中都带着凉丝丝的气息。叶修倚在露台的栏杆处,点燃一支烟,让惆怅融进烟雾然后慢慢散去。

“你知道人为什么有周末可以过吗?”他问。

“为什么?”苏沐橙靠在烟的上风向处,撩了撩了头发。

“在世界起源时,上帝在前六天分别创造了天、地、光、水、生命、人类,第七天他累了,要休息,顺便也让人休息一下。”

“不好意思,我是无神论者。”苏沐橙笑得很甜。

“我也无神啊,但是我其实想说的是,”叶修把烟夹在手里,转过身子,“连上帝都要休息了,你们能不能给我消停一会儿!七天了!不管我到哪里你们都要来插一脚!”

他指着露台的门:“你你你你你,别藏脑袋了,屁股都露出来了。”

磨蹭了一会儿,门框边露出一片毛茸茸的头顶,正好十一个,不多也不少。

“我靠今天来得真齐啊,王杰希我对你很失望,你的成熟稳重呢?周泽楷你也变了,说好的不善交际呢?还有那边那个张新杰,你不去睡觉吗!”

被点名的人都毫无反思之意,张新杰推推眼镜:“时间还没到,不急。况且比起那个,还是了解我们队长的事情更重要。”

“老韩啊,我为你在霸图的生活而悲哀。”叶修靠在韩文清肩膀上夸张地抽泣,被后者平静地抖下去。

“我们遵从领队的教导,活泼中还带着活泼。”喻文州说。

“太活泼了啊喂,你们这样让领队很心痛,大家有这个热情来偷窥,不能再多分一点放到训练上吗!”叶修满脸的痛心疾首。

“少来,谁没当过队长怎么的!”黄少天嚷嚷。

“你就没当过。”方锐提醒。

“你也一样!”黄少天反击。

叶修无奈:“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苏沐橙答:“就是好奇你们讨论了一白天战术理论晚上还黏在一起到底能讨论什么?”

“过分了吧,我的隐私你们也管啊。”

“初步估计你俩每天在一起的时间超过十六个小时,并且持续一周,这个状态实在……”苏沐橙特意咬了重音,门框边的一圈脑袋都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

叶修求救似的看向韩文清,对方表示想听就听吧,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既然如此,叶修也不在乎了,他忽略背后的十二道视线,认真地和韩文清讨论起来。

一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十二个人都傻眼了,在这么一个虽然没有鸟语但有花香的露台,孤男寡男,晚上十点半,硬生生从电竞的国内外发展趋势谈到如何在团战中率先将治疗清除出局还不带停的?神经病啊。

不知谁先打了个哈欠,一发不可收拾地传染了所有人,方锐眼泪都出来了。

“我以后也会变这么絮叨吗?”孙翔嘀咕起来。

楚云秀先放弃了:“我要回去睡美容觉了。”

“我消消乐还有一关没三星。”

“明天上飞机要早起。”

“走了走了。”

……

叶修问韩文清:“明天几点的飞机?”

答:“下午两点。”

苏沐橙走的时候依旧若有所思,叶修耸耸肩膀表示我很无辜。

望着他们的背影,叶修感慨:“年轻真好啊。”

韩文清提醒他:“你大不了几岁。”

“但是我已经工作十年了啊,当社畜很累的。”他顺势一歪,靠在韩文清怀里,这次没有被甩开,反而被环住了腰。

短短一周两人的黑眼圈都长到了下巴颏,为了队伍鞠躬尽瘁,这话真的不掺水分。

“后天就要开始比赛了,我们的努力不会白费。”韩文清顺毛似的抚摸着怀里人的后背。

“方案你都还记着吧。”叶修调整成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当然。”

“那我来考考你——”叶修拖长了音,“不是这个所有人的方案,是我们俩的——这些天,我们做了什么?”

这些当然更不会忘。

第一晚,无言。

第二晚,诉说。

第三晚,牵手。

第四晚,拥抱。

第五晚,接吻。

第六晚,抚摸。

吻得难舍难分,最终分开时叶修略显狼狈,脸颊红扑扑的。

“今天是第七天,继续?”他轻声问。

“我不介意。”韩文清拨弄着他的额发。

“明天几点的飞机来着?”

“下午两点。”

“放纵一次也没问题吧?”

“当然。”

end


评论(8)

热度(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