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物语

韩叶only

【韩叶】相濡(4)

原著向白开水

(1)  (2)  (3) 

——————————

韩文清对着窗户再次将自己打量一番,第三次整理衣领。


“难得看你紧张啊。”旁边的人笑他,韩文清动作一滞,略显窘迫。


程越一身西装革履走路生风,韩文清还是日常的打扮跟在后面,社会人和穷学生的差距显然易见。


虽然中途辍学,但韩文清埋头打游戏不问窗外事,心性还很单纯。和同龄人放在一起看起来很唬人,其实是个花架子。


而程越——霸图公会的老板,本身喜欢游戏可惜水平欠佳,在商场摸爬滚打几年积攒起身家后就回头来为爱发电。他本身也是仰慕韩文清的实力,一知道要成立荣耀职业联盟的消息就说什么也要把人拉进自己麾下。


离正式开赛还有一个月,今天是职业联盟官方召开的第一次会议,邀请各大战队的老板和队长前来商讨未来发展的计划——虽是这么说,但韩文清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游戏外的专业知识一窍不通,来开会无异于听天书。唯一能有点收获的,大概是认认人吧。


官方的主持介绍人时韩文清跑神没注意听,只能自己悄悄地环视会场,猜测着认人。


会议的内容比他想象的还无聊,他努力装出一副在听的样子。对面那个人则要随意得多,低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毫不掩饰。也许是他的目光在对方的脸上停留得长了些,那人突然抬头撞上他的视线,然后友好地笑了笑。


韩文清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挤出一个笑脸,匆忙收回目光继续解天书。


官方主持宣布散会后各位老板都没离开,反而比开会时更热情地攀谈起来,顺手带着自家队长。


“小韩,”程越叫他,“来认识一下,这是嘉世的人。”


眼前的两人之一赫然是刚才打哈欠的人,韩文清大概知道他是谁了。


嘉世老板先打招呼:“你们好,我是嘉世的陶轩。”


“一叶之秋,真名叶秋。”旁边的人说。


韩文清不由得仔细打量起对方,虽然规规矩矩穿了全套西装,但比起旁边昂首挺胸的陶轩,他似乎连裤缝都是歪的,软塌塌没有棱角。


初次见到韩文清的人都会感慨真是号如其人,简直像是大漠孤烟从屏幕里跑出来了。但眼前的叶秋完全没有游戏里战斗法师的气势,只看他眼下的黑眼圈很难想象这个人在游戏里如何不可一世。


“霸图的程越。”这边也来介绍。


“韩文清,”想了想他又补充,“游戏里是大漠孤烟。”


叶秋看到韩文清的打扮就对陶轩抱怨起来:“你看人老韩就穿自己衣服来,你非逼我穿这么正式,谁家打游戏穿这个,胳膊都抬不起来。”


老韩……程越的眉毛跳了一下,韩文清依旧面无表情。


陶轩不为所动,继续和程越寒暄着,叶秋看了一会儿转头对韩文清说:“你们的大老板气场就是不一样啊,陶哥来的时候在镜子前面照了半个小时,就怕领子上有褶。”


陶轩咳嗽了一声,韩文清想起自己之前的举动,看着对面的笑脸不知如何接话。


“那小叶有兴趣来我们霸图吗?”程越笑眯眯地问。


陶轩嚷着:“哪儿这么公开挖墙脚的。”


叶秋道:“还是别了,我怕老韩不高兴。”


韩文清此时镇定下来:“我不介意。”


另外三人都笑了,互相又客套了几句便道别离开。


走之前,叶秋向韩文清伸出手:“期待我们在赛场上的交手。”


韩文清握住对方:“我也是。”


和叶秋的第一次见面平淡无奇,没有擦出在游戏中十分之一的火花,从那之后一个更冷静,一个更嘲讽,这竟是难得的平和。

 

 


回到家里,在邮箱里发现一封信。韩文清拆开先读了一遍,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笔友寄来的信。


高中的时候男生们热爱打乒乓球,一下课就把球桌围得水泄不通。那时候有本乒乓相关的杂志,谁买了就在班里被借阅一圈,往往等还回来就从崭新变得破破烂烂。


杂志有一个交友的边栏板块,一些人把自己的信息登在上面招募笔友。最初有人怀着不纯洁的目的找了个女孩的信息写信寄过去,之后你来我往的居然还挺有发展前途,男生们蠢蠢欲动,纷纷提笔以共论体育大事为名书写自己的少男情怀。


韩文清也参与了这场运动,不过他没有特意去挑女生,只是单纯地挑了个合眼缘的人。


寄出信后的一个月内其他人陆陆续续收到了回信,唯独韩文清的信仿佛石沉大海。


半年后,在他快要忘了这件事时,一封信飞进了他家的邮箱。回信的开头说因为之前家里出了事一直在忙,闲下来之后又忘了这事,不久前才翻出来。犹豫再三是否要回信,最终被韩文清字里行间的热情打动,决定回信道歉。


热情?同学看了他的信还吐槽像乒乓球拍使用说明书来着,不过收到回信总不是坏事。


之后韩文清便和这位笔友保持着稳定的联系。回信频率不高,大约三四个月才写一封,但是在信息交换间能感觉到双方的脑回路是相通的。同道中人难得,韩文清很珍惜这份友谊。


但是自从他开始专心游戏训练后对乒乓球的关注越来越少,有几次对方跟他分析一场比赛的奥妙时他发现自己已经看不懂了,又得重新补比赛硬着头皮回信。说实话这已经成了一种负担,但又确实舍不得放弃。


要跟他明说吗?也许换一个话题会比较好?自己另外擅长的就是游戏了,但是之前似乎记得对方提过对游戏不感兴趣,如何是好。


但是今天的来信中,笔友在结尾说自己最近接触了荣耀,不知道韩文清有没有玩,也许可以交流一下攻略之类的?


韩文清开始怀疑是不是真的有心灵感应这回事。乒乓球姑且是业余爱好,游戏却是自己未来的饭碗,真写起来怕是要写成《论如何在各种地势下进行精准受身操作》。


年末的时候收到笔友回信,首先对他提出的受身操作提出肯定,然后又提及了新的方案,同时写了一篇《论如何合理分配体力进行最快速的移动》。


这哪里像是个新手,不过其中一些理论是他在网上看过的,也许对方很用功地查过资料了吧,可不能认输啊。


 

 

转眼已是第三年,职业的道路还算顺利,霸图的队员多跟韩文清同龄,个别年长的也不会让他有所顾虑,哪里做的不对就会被他毫不留情地指出来。


一开始还有人不服,某天程越旁听他训人,手机在安静的室内突然叫起来。韩文清没多说什么,冷冷的一句“出去”,程越就乖乖地出去了,众人皆惊。


有实力,有家人支持。有老板支持,韩文清很知足。唯一称得上是障碍的,就是那家伙了吧。


叶秋。


之前的两个赛季,无论最后走到哪一步,一定是折在嘉世手里,然后再看着对手问鼎冠军。韩文清自问对叶秋没有负面的情绪,所谓的一些报道也都是外界擅自分析猜测,但是现在自己的队员有把这种情绪转化为现实的趋势。


实力上他欣赏叶秋,性格上如果对方能少说几句想必会更好。


今年的常规赛赛程即将结束,目前的队伍积分嘉世第一,霸图第四,如果排名不变的话意味着在季后赛第一轮就要拼个你死我活。


韩文清自然是不会怕的,无论对手是谁都要全力以赴,对上叶秋的话更要拿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势头。


 

“我准备给你张罗相亲。”


韩文清一口汤全喷出来,咳的到处找纸,说话的韩母表情放空,看向遥远的某处。韩父在一旁低头吃饭,对韩文清的各种眼神视而不见,想来是要袖手旁观。


今天难得回家却在饭桌上听到爆炸性消息,韩文清有点头疼。


“妈,我才二十一。”他提醒道。


“我知道,可是你这工作性质,别人大学还没毕业你都工作三年了,我查过资料,你们这些职业选手里没女的吧?”


韩文清摇头。


“别人还能工作学习日久生情,你能找谁处去?”一见钟情更不可能,韩母想了想没说出来,“你脑子里肯定也没这根弦,可不得我来张罗么?”


“妈,我,我还小……”韩文清艰难地寻找措辞。


“小什么小,一米八的个子比你爸都块头大。没逼你硬谈,就是一个渠道认识点姑娘,然后慢慢谈嘛。不然你想三十以后闪婚?”


哪个都不想……在成为职业选手的路上父母给了自己很大支持,现在韩文清看着母亲期待的眼神深觉无法反驳。


这就是所谓爱的枷锁吧,他郁闷地撸头发。



作为土生土长的Q市人,韩母完全符合大众对北方人的认知,比如雷厉风行。


五一前夕,韩文清接到电话,被告知他的劳动节行程已经被安排好,包括相亲。


“妈,我有事儿……”


“什么事?你之前说了五一队里没事可以回家过节,现在说临时训练我是不会信的。”


韩文清揉着眉头想了三秒:“我要去见笔友,约好的,我去找他。”


当然是假的,只是刚才突然想起来,上次的回信中笔友无意提到五月份周围的杜鹃花就要开了,倒不是想看花,但是这句话给他指了条明路。韩母知道笔友的事,对此半信半疑。这反倒让韩文清坚定了信心,没错,就去见笔友吧。


早在头两次通信他们就交换了QQ号,虽然加了好友但这么多年也没说过话,大概彼此都想保持原始的交流趣味吧。


笔友原先住在B市,后来说因为父母工作原因搬到了H市。从Q市到H市飞机不到三个小时,当天就可以来回。韩文清看了好友列表半天,点开对话框慢慢地输入:


“禾火,我是阳关。可能有些突然,,五一我要去H市,如果方便的话能顺便见个面吗?”说专门去见面的太唐突了,这样应该好些。


晚上发的消息,直至第二天才有回复:


“可以的,欢迎/微笑。”


韩文清松了一口气,一件大事就这么轻巧地约好了。


也不是第一次去H市,双方都是荣耀玩家,索性约在了嘉世俱乐部附近。韩文清心大,完全没想过被嘉世粉遇见了会不会引起骚动。


那天的太阳有点大,韩文清抵达约定地点的时候出了一身汗,眼睛也几乎睁不开。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禾火说他的手机坏了所以没法电话联系,不过韩文清相信自己的眼神。


下车后还没来得及找人,倒是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叶秋靠在报亭边,尽管站在阴凉里,看起来随时都有被太阳晒化的危险。


一个抬眼间他也发现了韩文清,愣了两秒。


“哟。”


韩文清也走过去,两人相对无言。


“来旅游啊?”


“找朋友。”


“是吗。”


“你呢?”


“等朋友。”


“嗯。”


然后再度沉默。韩文清掏出手机,看着数字跳动至整点。他又四下张望了一番,似乎没有符合条件的人。


“啧,还不来,热死了……”叶秋嘟囔着。


那个瞬间两人同时想到同一种可能,分别向对方投来诡异的目光。


“阳关。”


“禾火。”


两人同时扶额,这他娘的叫啥事啊。跟自己通信六年的笔友就是游戏里较劲六年的对手??


Q市人口为920万,B市人口为2200万,在这其中的两个人通过两个渠道建立了双重关系,到底是多大的概率?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现实却送来一个大惊吓。


震惊之后叶秋先无奈地开口:“先不说别的了,我说你到底是心有多大,身为霸图的队长敢跟‘H市的荣耀玩家在嘉世俱乐部附近’见面?你就不怕有人激情犯罪?”


韩文清瞟了一眼被太阳搞到半死不活的他:“你这样的再来两个也不怕。”


叶秋头一次被噎住了。


“看不出来你这样的人还有喜欢的运动。”韩文清说叶秋。


“小时候精力充沛嘛,现在老啦老啦。”叶秋敲敲自己的腰。


本来叶秋还头疼能带“阳关”干点什么,现在简单了,打游戏去喽。网吧肯定不能进,这不是有现成的训练室么。


进了嘉世训练室,两人板凳还没坐热就先打了一场,双方都残血的时候同时使出大招相撞,最终大漠孤烟差了一点被打倒。按说没什么特别的,但是大漠孤烟本来已经闪过一叶之秋的伏龙翔天,龙头突然一歪触到了大漠孤烟,将他完全叼在口中,招式全中!


“这是……”韩文清捏紧了鼠标。


“我刚研究出来的新招,”叶秋扬起下巴,“决定命名为龙抬头,还没在正式比赛里用过,给你端出来尝尝鲜。”


“虽然华丽,不过威力并没有提升多少,操作还更复杂,性价比不高。”韩文清分析着。


“你好烦啊,好玩不就够了,做人要有娱乐精神。”叶秋操作着一叶之秋耍了个花枪。


这时有嘉世队员进来,看到叶秋刚想打招呼,一看见旁边的韩文清就傻在门框边了,再三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韩韩韩韩韩队??”


叶秋揽过韩文清的肩膀:“来介绍一下,这是新转会来的韩文清,以后大家都是队友了。”韩文清面无表情地推开他,他又笑嘻嘻地凑过来。


结果,两人在嘉世的训练室打了半天游戏,傍晚时分韩文清又踏上了回Q市的飞机。


一下飞机又接到老妈的短信,韩母说对着无数女孩的信息挑花了眼,问问韩文清有没有什么要求。


韩文清又开始头疼,今天接收的信息量实在有点大,很想装没看到这条信息。他回想起几个小时前握着鼠标键盘的战斗,虽然一如往常,但是非常快乐。他在回信栏里输入几个字:


“喜欢荣耀的。”

tbc

评论(11)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