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物语

韩叶only

【韩叶】相濡(3)

原著向白开水

(1)  (2)

 ————————

韩文清打小就是个听话孩子。

并非是父母严苛不讲理,韩父热情大方,韩母温婉开明,他们不介意韩文清叛逆一点,这孩子有点太让人省心了。

韩文清只是对那些离经叛道的东西不感兴趣而已。上学的时候成绩只算中等,但他上课守秩序,下课按时完成作业,老师也挑不出茬。

非要说的话,爱玩游戏算一项。

哪个厂家新出了什么类型的游戏他都了如指掌,他的手眼似乎专为游戏而生,在别人被一串串程序搞得手忙脚乱时,他早已轻轻巧巧地绕开所有陷阱直指最终boss。

从上手到吃透都极具效率,因此不会太沉迷。每天完成作业之后,视情况而定最多玩一个小时。他并不好学,也不想玩物丧志。同学顶着通宵打游戏熬出的黑眼圈说他未老先衰没有一点少年朝气,他倒是觉得无规矩不成方圆,自律对人对己都是好事。

“看这个看这个!”某天课间休息时,同桌把一张传单塞进他的手里,“感觉很不错啊。”

韩文清接过来一看,默念标题:

12月3日,《荣耀》,不见不散!

细看下来明白是一款即将推出的全新网游,登录方式改账号密码为刷卡,游戏将为玩家呈现最大程度的自由操作,创造属于你的荣耀。

属于我的……寥寥几语却让韩文清眼前一亮,商家的宣传语总是要打折扣才是实际效果,但这几句话莫名地有吸引力。

也许这会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游戏。

开服当天韩文清准时守在电脑前,登录器早已配置好,当表盘上三根指针重叠在一起,他利落地刷卡登录,来到创建人物的界面。

名字是他玩游戏一直在用的——大漠孤烟。没什么特殊含义,第一次玩网游的同时期语文老师特别爱吹王维罢了。

韩文清想过,在铺天盖地的宣传下这游戏的玩家会很多,但是他没想到有这么多!新手村人满为患,一眼望过去全是众众众众,他不禁回忆起小时候赶庙会的恐惧。

玩游戏是来打怪升级的,眼前清一色灰扑扑的新手装实在倒胃口,韩文清稍微研究了下游戏界面就果断下线睡觉。来日方长,这个游戏真的好玩的话不愁这一时。

转眼一个月过去,韩文清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似乎中了毒。

掐指一算,最近过的昏头昏脑不知今夕何年,他的规矩早不知道何时被扔到了哪里。高一的学业还不算太重,他白天在学校拼命地收拾作业,放学就奔进网吧,晚上等父母睡下又悄悄爬起来继续奋战。

不是没产生过罪恶感,但一想到游戏里光怪陆离的世界,现实便被抛却在脑后。

荣耀有很多有意思的细节,但是比起暴打史莱姆,他更喜欢和同等级的玩家进行pvp较量。没有攻略,考验彼此的临场反应和手速以及对技能的熟悉度,每一次都是全新的挑战。

除了为了跟上大部队而保持的最基本练级外他都泡在竞技场,从开始的三分钟一局到一分半一局,每一次胜利都是高塔上的一块砖,让他能站在塔顶俯视众生。

很快,4012场全胜记录使他成为了各大游戏论坛膜拜的神级大佬——之一。

在他之外,还有一名大佬——一叶之秋,3689场,胜率100%。

目前系统分给他的对手都已经不够看了,哪怕胜率只差百分之零点几,实力天差地别。他对一叶之秋早有耳闻,每天在竞技场看到对面的是个战斗法师都会眼前一亮,可惜一直不是他想要的那位。

如果系统不肯给他较量的机会,不如自己主动出击。

他找到嘉王朝公会的人问到了一叶之秋的行踪,就在副本门口等着他。

结果,他输了。

一叶之秋金身不破,大漠孤烟的胜率降为99.99%,还被爆出来一件橙武。

公共频道聊得热火朝天,很多人在讨论大漠孤烟本人在想什么。有人说看他回复还很正常,不愧是高手就是有风度,有人说你看他那直来直去的打法估计是个火爆性子,搞不好键盘已经被掰碎了。

事实上韩文清很冷静,头脑前所未有的清醒。

在和一叶之秋交手的瞬间他就察觉到了,这个人不一样,他是能和自己站在相同高度——甚至是更高层次的人,这就是他一直以来渴望的对手。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有这样的对手可以帮助他更好地提升自己。

这场败仗像一盆冷水浇在头上,打压了他的气焰,但没熄灭他的斗志。

祸不单行,游戏里遭遇滑铁卢,现实也向他举起了黄牌。

这个月学校的测试他从中游滑到了倒数,老师苦口婆心地找他谈话分析原因,父母倒是不太在乎,安慰他说有起伏很正常,别有太大压力。

韩文清重新审视自己,他认识到一点,自己的精力并不足以兼顾游戏和学习。他是游戏上的天才,学习上的庸才,如何取舍,是个问题。

这时有人向他抛出了橄榄枝——霸图公会背后的老板。

他有消息说荣耀未来会成立职业联盟,他看好这个游戏,也非常欣赏韩文清的能力和战斗风格,希望他加入自己的队伍担任队长。

但是,选择加入战队就意味着要辍学,从现在开始专心训练。

说到底韩文清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突然面对人生的岔路口难免不知所措,他说要想想。

一线峡谷之后韩文清和一叶之秋时常有意无意地约架,今天是他的胜利,但他也没有太兴奋。一叶之秋已经死回复活点,大漠孤烟还站在原地不动。

那边发来私聊:“恭喜啊。”

虽然这么说,但是话里话外满载嘲讽意味,韩文清不卑不亢地回:“承让。”

对方立马顺杆爬:“下次就不让了啊。”

韩文清已经习惯他的说话风格,没接茬。他想起来这家伙似乎是个职业玩家,也许能解答自己的疑惑也说不定。

“我听说这个游戏未来会成立职业联盟。”

“肯定啊,那些素质不如它的游戏还有自己的职业比赛能折腾两年呢,荣耀当然要有。怎么?”

“有人邀请我组建战队。”

“这么巧,我也要组战队来着。你在犹豫吗?”

韩文清不知道怎么回,这人太聪明,他还没准备好就迎面飞过来一颗直球,手放在键盘上几次按不下去。

过了一会儿对面回道:“如果是单纯想谋生的话我觉得没问题,现在电竞发展的势头越来越好。我看好这个游戏的生命力,你有足够的实力,真加入的话肯定是赚的。但是我觉得最应该考虑的是你喜不喜欢这个游戏,如果日复一日地重复枯燥繁琐的练习你还能保持热情吗?很多人不看好这条路,但我觉得什么选择都有不为人知的辛苦,人还是要做自己喜欢的事。不过你要是因为怕我所以不敢同台竞技的话我也理解,败在哥手下不丢人。”这个人终究还是正经不起来,韩文清已经看穿他了。

我喜欢这个游戏吗?他问自己。

答案不是显而易见么。

想走职业电竞选手的路线,最大的难关是监护人的态度,这种时候就连亲生儿子也揣摩不透父母的心思。韩文清做足了功课,从电竞的发展前景到自己的实力水平,准备到时候竹筒倒豆子全说给他们听。他其实不是精于计算的人,如果这些不能说服爸妈,他打算用实际行动来抗争。

出乎意料的,父母在面对他的意外发言时很平静,他们听韩文清说完了自己的准备,然后回到房间商讨。韩文清在客厅坐立不安,期末考试也没这么难捱。

最终,父母的答案是同意。

那个时候韩文清只顾着高兴了,一直等到把总冠军的奖杯捧回家里,他才想起来问为什么。他想过父母会同意,却没想到这么容易。

彼时韩母在厨房切菜,她利落地把土豆切成两半,漫不经心地说:“你啊,虽然一直很听话,但是我印象里没见你对什么东西特别狂热过,那天是我们俩第一次看到你没着没落的。打游戏虽然不是条常规路,也不是十恶不赦。而你似乎把这辈子的热情都用在这件事上了,做家长的就希望孩子能活得舒服,我们能不答应么?”

厨房的锅咕嘟咕嘟地熬着八宝粥,米粒的香气慢慢渗透出来,韩文清想,美满的家庭生活不过如此。

tbc

评论(10)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