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物语

韩叶only

【韩叶】夏日宜游泳

我们新东方不仅教炖肉十八式,也是教做面点哒

雪都太太给配的图

——————————

游泳是夏天的最佳选择。叶修一本正经地说。


张佳乐刚好游了一圈回来,手一撑上了岸,顺便甩了叶修一身水。他坐到叶修身边,冷眼看着他:“那您这是在洗脚?”


叶修两条腿在水里划着圈:“是啊,看你在我洗脚水里游得还挺开心嘛。”


张佳乐又想打他又怕被其他游泳的人听到,深呼吸三秒,然后一脚把叶修踹进水里。叶修也不恼,淡定地在水里翻了个跟头又冒了头,视线穿过戴着各种花花绿绿游泳帽的脑袋,锁定在一个人身上。


韩文清,霸图体育学校游泳系的金字招牌,现在就是个救生员。


暑假期间学校的泳池对外开放,每人每次限制两小时,教游泳的老师们轮班来兼职救生员。张佳乐也一样,轮到他值班就不苟言笑地盯着游泳的人,放假就刷脸来这里泡一天,字面意义上的泡。


“老叶啊,你说你每天就在池子边坐两小时有啥意思。”张佳乐问他。


“你懂个啥,”叶修头也不回,“像我们这些家里蹲——呸,自由职业者,那也是要注重身体健康的,整天坐在电脑前对颈椎不好。”


“我拜托你,你只是换了一个地方坐着,对着水和对着电脑没多大区别。”


“大了去了,你怎么可能懂。”叶修抹了把脸。


游泳馆里有韩文清,电脑上连他的照片都没。


池子里的人在玩水,韩文清看着池子里的人,叶修看着韩文清。他上身黑T恤,下身是到膝盖的泳裤。叶修不止一次地在心底惋惜,这是欺诈,他想象中的救生员应该是上面穿着敞口外套,下面穿着三角裤衩,那多有看头。


韩文清绕着池子巡视正好走到他旁边站定,叶修假装在眺望远方,实则瞄了好几眼身旁人那被弹性布料紧紧包裹着的大腿——虽说现在观赏性也不差。有时候叶修也反思自己是不是太猥琐了,可谁又不喜欢养眼的东西呢?只是大部分男人喜欢软乎乎的妹子,他不小心看上个硬邦邦的汉子罢了。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知不知。真俗真矫情,也真贴切。


这天叶修来的时候张佳乐实在看不下去了,硬把他扯下水要教他游泳,叶修说不劳烦您我其实游得挺好的,韩文清路过轻飘飘地丢下一句“听他扯,一米的水都淹过”,叶修遂放弃挣扎。


胳膊腿老老实实地跟着张佳乐的指令挥动,叶修依旧心不在焉,四处张望着。忽然他看到深水区有颗头不断上下起伏,周围溅起一片水花,心中暗叫不好,一蹬墙壁像鱼雷一样窜了出去。


张佳乐正为找回师严而得瑟,被叶修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一眼看向他游动的方向心中警铃大作,立马吹口哨招呼其他救生员。


等其他人行动起来时叶修已经把溺水的哥们儿拖上了岸,人没大事,就是吓着了瘫在地上。叶修刚松了口气,猝不及防被张佳乐一巴掌糊在后脑勺上:“可以啊你,你这不是会游嘛!”


“我刚才就说了啊。”叶修捂着后脑勺无奈道。


“不能啊,老韩又不骗人,就算什么善泳者溺于水,一米怎么可能淹着。”

叶修诚恳地说:“淹过啊,五岁的时候,我们认识很久了。”


……怎么没淹死你呢!不对,连老韩都会骗人了,这什么世道。张佳乐愤愤地大步离开,滑了一跤差点掉池子里。


那哥们儿活过来以后抓着叶修的手千恩万谢,一个劲儿说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叶修谦虚地表示都是我该做的。韩文清在一边板着脸说非专业人员贸然救援是很不理智的行为,万一也折进去事故就变成了双份的。叶修想着你要是愿意来救我我现在就可以跳下去不上来啊。不知道他们救生员救援的时候来不来及脱衣服,这么直接跳下去不就成了湿身play。


后来那哥们儿硬是要请叶修吃饭,盛情难却,叶修就去了。饭桌上那哥们儿喝多了有点high,大着舌头对叶修说虽然他不是个女的,但是当时在水里被叶修抓住的时候简直想以身相许了。


叶修喝着橙汁心想你就算是女的我也不能要啊,哥心里早满员了。


月底总是挣扎在死线上,叶修实在是抽不出空了,闷头在家过了几天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交稿之后感觉人间界真是美好啊。


今天去游泳馆没看到韩文清,张佳乐又值班,郁闷之下叶修套上游泳圈泡进池子。


游泳帽箍得他脑门发胀,漂了一会儿正昏昏欲睡时有人拽住他的游泳圈,叶修抬起半个眼皮打了个激灵就醒了——韩文清穿着他肖想已久的三角裤衩坐在岸边。


“那么好的水性还要游泳圈?”韩文清知道他的活动周期,也就没问前几天哪儿去了。


“累啊。”


“少来,你家到这儿步行才五分钟。”


“心累啊,”叶修捂着胸口,“倒是你,放假了还来办公室啊。”


“大热天的,去哪儿也是一身汗。”韩文清似乎没察觉到叶修在偷偷数他的腹肌,“倒是你,天天来了光坐着,不知道图什么。”


“以前游得太多了,我都快泡发了,你看这胳膊粗的。”叶修伸胳膊给对方看。


韩文清看看他的胳膊再看看自己的,嗤笑一声不置可否,叶修讪讪地把手放下,咳嗽一声说:“跟你不能比,怎么说我也是宅男。”


“要给你练练吗?”韩文清挑眉。


“我能申请全天24小时亲自贴身训练吗?”


“可以。”


叶修深呼吸,头从游泳圈里缩进去埋进水里,两分钟后冒出一排泡泡,他才站起来猛吸一口气。


“干嘛呢这是。”韩文清话中带点调笑的意思。


“我有点不理智,先去游一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不克制一下他怕自己明天成为各大朋友圈的传说。


“一起。”韩文清鱼一样滑进水里,几乎和叶修同时踩水向前,两人笔直地冲向深水区,所经之处扬起白色的水花,像两条平行线。


叶修没戴泳镜,全程闭着眼只知猛冲。快到终点时他感到有人抓住自己的手腕,他被扯了过去。水下的世界一片静谧,因为阻力所有的动作都慢了一拍。唇边似乎有柔软的触感,他一下睁开眼,恰好看到韩文清肌肉鼓起,用力蹬腿浮出水面,留下一串串白泡泡。


韩文清伸手把叶修拽上来,看他用力甩去脸上的水,睁眼时眼角发红。两人对视一秒又错开目光,叶修抿着嘴唇笑了。


游泳是夏天最好的选择,果然没有错。


在他们俩搞到一起去的几个月后,张佳乐悄悄告诉叶修一件事,韩文清作为游泳系的最大领导本来是不用参与救生员轮班的,至于他为什么还每天雷打不动地坚守在岗位上嘛……你懂得。


叶修听完没什么表示,家里洗手间的洗漱用品已经变成了两套,别的那都无所谓。

END

评论(23)

热度(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