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物语

韩叶only

【韩叶】奶油蛋糕

我又来了,这次有剧情了真不好意思(咦)

※奶油play

——————————

退役后叶修进入半无业游民状态,国家总局那里挂了名,实际是个清闲职位。兴欣他隔三差五还会进行场外指导,大部分时间闲在韩文清的家里对着电脑无所事事。

是韩文清的家,功成名就了也要考虑爱情,世邀赛结束后他就飞去Q市和老对头促膝长谈了一夜,然后就没走了。兴欣从老板到队长大手一挥表示您老可以光荣退休了享受人生去吧,反正从Q市直飞H市也不要几个小时,没你我们也能好好的。虽然也是为他好,但叶修心里陡然就一酸,儿大不中留啊,踹了家长自己单飞了。酸完了又自豪,当初种下的那些花花草草都长成参天大树了,老园丁是真没白忙活啊。

既然工作不必要的话,每天对着电脑打游戏似乎不是个太健康的选择。韩文清让叶修给自己找个业余爱好,叶修低头看看左手边的游戏账号卡,再看看右手边的烟盒,无辜地抬头瞅韩文清。

韩文清无语。

最后的选择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叶修开始研究菜谱。十一赛季后韩文清虽然也退了,但是他就不是个清闲命,每天正常去霸图俱乐部报道,大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意思。不过现在也是拖家带口的人就不住宿舍了,他正式启用了自己买了一直闲置的房子,三十岁的时候终于体会到家的感觉。

叶修每天给自己弄吃的,做多了开始觉得做菜也是门学问,对着菜谱做出来的东西中规中矩,很快他就不满足于此,开始张罗各种食材进行各种搭配。好在他估计还有点天分,至今没做出过什么黑暗料理,韩文清每天回家都会吃掉叶修的一盘成果,他也不会说什么赞美之词,只是一口一口吃得干干净净。叶修撑着下巴坐在一边看,觉得生活大概就是这个样子,柴米油盐酱醋茶,一盘菜就可以很幸福。

苏沐橙听说这个事之后就开始怂恿叶修做蛋糕,她喜欢又不敢多吃,叶修来H市正好可以做给她吃,叶修汗颜,他说大小姐你真会给我找事儿干,连上来回机票钱这真是天价蛋糕。话是这么说,他还是买了一堆工具回来从蛋糕坯开始研究。

今天回来得早,韩文清走到厨房门口时看到叶修对着一盆奶油生无可恋。权衡之后叶修决定自己打一次试试,但他是手动打蛋器,等奶油达到食谱上的粘稠度整条右臂都离家出走了。

看见韩文清回来他就一把钩住人的脖子拽过来开始诉苦,韩文清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甚至有些幸灾乐祸。叶修知道他也不会当真,翻个白眼,伸手挖了一块奶油要他尝尝。

韩文清对甜食没什么偏好,奶油蛋糕这种东西只在队里人生日的时候象征性地吃一块,他的舌头也尝不出奶油的好坏,只觉得甜而已。

叶修的手天生就好看,后天也注意了保养,圆润的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舌头缠绕上去一口就卷走了奶油,但触及指尖却不太想放开了。

“喂喂喂……”叶修调笑地看着韩文清,没收回自己的手指,转了一下试图去勾那人的舌头,却反被咬了一口。

韩文清抓过叶修的手,将手指含得更深,舌尖描摹着指腹的形状,连指缝都舔过一遍后开始从指根往上一寸寸地舔,舌尖一直若即若离地在敏感的地方逗弄。

叶修被舔得心尖都发痒,几乎是当时就起了反应。他分神看了一眼窗外正值班的太阳,以前还想说几句“白日宣淫啊白日宣淫”,现在觉得这实在没意义。

他们勾搭已久,但以前各自身上的担子都太重,异地恋难得见一面都彼此克制,挤在狭小的盒子里艰难地活动。没有刻意藏着掖着,却总归是没尽情释放过。现在都是一身轻,面对彼此的时候竟有些不知所措。乞丐突然中了一千万彩票,第一反应是该给自己换个新的碗来乞讨。

人生苦短,要及时行乐啊。

湿漉漉滑溜溜


H市。

苏沐橙舀了一勺蛋糕吃得心满意足,叶修坐在她对面一脸生无可恋。


“下次再给你做,上次买的奶油不小心全洒了,就烤了个蛋糕坯出来。”叶修两手空空地来了兴欣,苏沐橙倒是一点不失望,拽着他来一家咖啡厅坐。


“你要尝尝吗?”苏沐橙指指她没动过的一边,“做个口味参考 。”


叶修一脸牙疼的表情:“不了,前两天甜的吃多了。”他突然想起因为不可描述的原因某人摄取了太多糖分,最近吃饭生生把盐袋吃空了一半,不可抑制地笑了出来。


苏沐橙纳闷地看着他,他咳嗽了一下严肃地说:“甜食还是少吃,容易蛀牙。”

 

END


评论(12)

热度(537)